1 Jun
写标题时先是想到biggest fear 随即发现自己的恐惧远远不止这一个问题
明天又要陪家人去城里的医院了 虽不是初诊 但住院和手术的安排都有很多变数 
更不用说诊疗本身对外行就是如同黑洞般的存在 信谁 信什么 中文搜完搜英文 越看越没底
本来医学就不可能用"宅"的精神考据考据能有什么收获 去了那么多医院 看了那么多医生 久病成良医都是在做梦
这种情况对控制狂来说简直要命 无知并非无畏 对失去生命的恐惧愈发恼人

唯一乐观的想法 大概就是更有动力督促自己尽可能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
独孤终老已经够喝一壶了 还要一个人经受病痛.....Olive Kitteridge中各种面对死亡的情节在脑内循环停不下来
而无法分担或减轻家人的病痛更是一等一的折磨

P.S.
在医院错过了西决第一场 今次估计又要错过总决
不过只要Klay能完全恢复健健康康地上场比赛 我就不会有任何遗憾
记得清早在门诊排队时 身边被各型各色的病人和家属包围着 氛围无比阴郁
我却被比赛直播传来的好消息不合时宜地逗笑 赶紧捂住嘴巴压低声音 
这份escape太宝贵 给我勇气去接MRI自动打印机里吐出来的影片 帮我接受最乐观和最悲观两种结果
返回上页
Add a comment

Nickname

Site URI

Email

{if_openid_begin}
:
{if_openid_end}
Enable HTML Enable UBB Enable Emots Hidden Remember [Login]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