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Aug

Everything is different, the second time around. Unknown



一整个月的旅程中 有好几次半夜梦回想把当时的心境记录下来
总是在赶路 总是太疲劳 总是没时间
印象最深的是从大峡谷的264号公路出来转上66号公路那天
路上还遇到整个行程中唯一的一场雨
我们穿过磅礴大雨在傍晚到达66号公路上有名的小镇Seligman
迎接我的不是雨过天晴的彩虹 而是噩耗: Charlie将缺席今年SDCC上SOA的最后一次panel
我收到了好几条通知和安慰的消息 有匿名的也有认识的follower
计划了将近半年的旅程 在不远万里跋山涉水即将接近目标时突然几乎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一时间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讽刺的是我之所以安排66号公路这段行程 全是因为SOA的影响想亲眼看看历史公路上哈雷骑士们风驰电掣的怀旧风情

那天晚上我没有失去胃口也没有失眠 第二天也照样继续上路
就好像每天上高速公路加入滚滚车流 到达一个前方还有更远的前方
大到整个世界 小到我们租这辆吉普指南针 都不会因为一点变故停下来

但这改变了我第一次遇见Charlie的场景 不是在荒凉狂野的NoHo片场 不是在人声鼎沸的Hall H会场
总之无论我幻想过多少种相遇 都赶不上现实的变化
因为举办过无数盛宴的贝弗利希尔顿酒店从外面看实在平常无奇
因为TCA闭门会议门口一个粉丝都没有实在没有追星的架势
因为周一炎热的午后实在太过安静
所以当哈雷的轰鸣声从L型路口另一头传来时
我头一次感受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种平时觉得又矫情又扯淡的描述到底能有多惊心动魄
先来的其实是Kim 不算失望 反倒给了我定心丸 Charlie一定也会骑车来的
然后就是美梦成真
Prince Charming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引擎声登场了 加州七月的骄阳给他那一头金发镀上了耀眼的主角光环
无论是永远都无法搞明白的迷人体香 还是甜到让我双腿发软的弯腰自拍
一切都美得如梦似幻

Charlie到酒店时距离SOA的TCA panel只剩不到十分钟了 再加上周围的环境和氛围完全不搭调
整个见面过程可能还不到一分钟
却让我沉浸在无法言喻的兴奋中 内心狂呼这不真实 连掐大腿都感觉不到痛
几乎分不清梦想与现实的浑沌状态也让我忘了时间
一个小时后Kim及其它演员走出酒店会议室时 我感觉大概只过了三五分钟 手还在抖 腿还在软
唯一的念头就是SDCC肯定不去了 SOA这周也不知道会不会拍外景戏
所以当下不仅是初见 也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绝望蒙蔽了理智 不顾一切只想再见Charlie一面
结果没等到滞留在酒店内接受更多采访的Charlie 我一拿出单反就暴露了 于是果断被工作人员劝退

相比最差最差最差的情形 我应该很满足了
见到最想要的哈雷骑士式登场 闻到清新似沐浴后的体香 感受到隔着蓝色条纹衬衫传来的体温
更享受到偶像屈尊为我弯腰拍合影的亲密 私人座驾也毫无顾忌地看个够拍个够
可是在回朋友家的路上整个人陷入极大的挫败 不够! 根本不够!
还有一世界的话没来得及说 还有一世界的话想听他说
一直把Charlie当作幻想对象 以为见到真人就是最高目标 笑容和金发能治愈一切
结果根本不是这样 I want to fuck his mind as well!
只是简单的问候和几个问题 无法实现真正的交流沟通
就好像站在整栋糖果屋门口却只能吃到一颗棒棒糖那么残酷
回头想想去年在皇后区空旷的街头李四先生与我像朋友一样轻松地边走边聊简直是中大奖

我选择用理智尽量地控制消极和悲观
三月份初战SDCC抽票不中 结果因此结识了愿意分享酒店和周日票的新朋友
路途上又因匆忙疏忽被黄牛骗了100刀 结果在现场买到比原价只贵一点点的四日票
男神宣布退出SDCC 结果提前在TCA捕捉成功
以为SDCC当周不会有外景拍摄 结果怀着去朝拜的心情一到外景地就再次遇到男神
一路上我总跟自己说逢凶化吉 不是最好但绝非最差

可是人心总是贪得无厌
我没法不去想每一次可能再见到Charlie甚至与他交流的机会
只差一点点就把周三前往圣地亚哥的行程推后 想要再访片场 哪怕周二已经被北好莱坞的太阳晒到蜕皮
可是朋友已经定好车子 再加上那天因总统来访全城交通紧张 只得作罢
夜里我只能在目的地的酒店里嫉妒地看着当天傍晚Charlie放工后与粉丝的各种合影
周日的panel上总算收到了可怜的安慰奖 回头又看到Charlie在纽约的照片
之前我三次入境美国到的都是纽约 唯独这次为了他专门来到西海岸 他人却跑到了纽约
简直唱Ironic的力气都没有
再然后是离开那天 拖着SDCC后疲惫不堪的身体赶到城市另一端的动物园
虽然好心的Lyft司机专门折回来给我指明剧组驻扎的方位 奈何临走前还有太多杂事没办法一直守在trailer旁边
又是到了夜里 在405号公路上随着疾驰的车流赶往机场时 再次刷出Charlie放工后在片场打篮球的照片
懊悔早知道就拖着行李箱去片场守一天 (明知不现实也不科学....
就这样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的一次次错过 胃口被吊起来却眼睁睁的看得到吃不到
理智再也没有约束力了 sexual frustration在数个月的累积后终于爆发

就如早先预测的一样 从精神过山车的顶端滑落再加上长时间累积的身体疲劳 回程的航班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得在暑假繁忙的航班上遇到空出的邻座和加长的空间 不用跟人说话倒头睡了十个小时
醒来重新梳理思绪 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承认这次花费不少时间金钱计划的SDCC之旅没有达到预期 兴奋度勉强只有及格分
没有Charlie我最大的关注点全转到了GDT身上 CRIMSON PEAKTHE STRAIN的panel上导演的笑容成了最好的治愈
在Hall H帮朋友拍台上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演员 唯有靠想像取景器上的人是Charlie双手才支撑得下去
连续两天半夜都有不熟的明星来帐篷区慰(赈)问(灾)风餐露宿排队的粉丝 我身在其中却无法享受他人的疯狂和快乐
先前的投入更像是交学费
比如在西岸没车寸步难行不再是说说玩那么简单 下次必须自己开车
比如SDCC的panel/签名/展区等各项活动的取舍以及组团排队的战略
比如Hall H的占座技巧和摄像器材要求
比如想提问就要大胆并且找靠边的座位方便走动 想堵人就要趁散场赶往后门试运气
比如往返交通食宿的选择安排
下一次 如果有下一次 一切都会不一样
我会准备得更充分 我会玩耍得更尽兴 我将会有经验有能力...弥补初战所有的倒霉所有的背运所有的不快

总不能抱怨没有发生奇迹吧....
懊悔也是有界限的 任何人都不可能分享Charlie 24x7的人生 我错过了三五次 注定还会成千上万次
我的目标是在电视剧完结之前亲眼见一见从今往后将不复存在的Jax形态的Charlie
一期一会在太晚来不及之前已经实现了 其它遗憾就留给其它机会去补完

P.S.
没有Charlie的SOA panel也让我再次认清自己对这部戏的矛盾心态
那就是我永远不可能真正地融入这个fandom 迷恋Jax永远不会演变为无条件爱SOA的一切
无论是在虚拟网络还是在片场实地遇到的"同好" 我永远只能接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的现实
我对SOA中无所不在的性别歧视永远有质疑和批判
在SDCC排队时遇到了另一个SOA的粉丝 简直比他乡遇故知还稀罕还激动
对方与我同龄 说着同样的母语 一同感叹冷门之冷
回想因为Jesse我结识了五十多岁的日本朋友 其实年龄/语言/身份的差别都不是问题
表面上我们是在抱怨为什么总是很难遇"同类" fandom里不是师奶就是大叔 不是无耻的reposter就是讨厌的attention whore
实质上人和人并不是因为某种相同的兴趣而"臭味相投"
在这之前性格/经历/三观的相性度早就决定了会不会有一样的兴趣
而碰巧有相同兴趣 也会反过来因为性格/经历/三观而产生其他分歧
就像我绝对不会自称old lady 而有人打着fansite的旗号靠贩卖old lady的周边大发横财
我们看的是同一个戏 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天差地别的东西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SOA和PACIFIC RIM这两个fandom几乎很少重叠 (说不定是好事....
返回上页
Add a comment

Nickname

Site URI

Email

{if_openid_begin}
:
{if_openid_end}
Enable HTML Enable UBB Enable Emots Hidden Remember [Login]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