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给未知未来的我 - 29岁生日纪 Unknown

We'll have lovers. And no children.
- Frances Ha, FRANCES HA

先讲一件事。两个月前父母带着我为他们准备的各种详尽的材料去成都做美国签证面试,签证官对那一叠厚厚的材料似乎并不感兴趣,在听说父母将与我共同赴美旅行的计划后,把话题转到我这个不在场的人身上。从父母的转述中,我听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侮辱——签证官向父母询问我是否将赴美生子,而父母是否将陪同前往。以前未婚女性申请签证常被质疑是否会骗婚骗绿卡,现在未婚女性已经改为被质疑是否为下一代争取绿卡了,勉强算是经济发展的一种体现?连歧视的内容都赶上了社会发展的趋势。全心全意筹备的全家旅行竟被怀疑成苟且偷生,如果我在现场可能会不计后果怒斥签证官性别歧视。然而不在现场也有好处,没处发泄的满腔怒火迫使我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偏见和歧视产生的原因。应该责怪美国人傲慢无理沙文主义吗?还是责怪新闻里三天两头就赴美生子的明星、富豪、X二代?仔细想想这两方都没有错,前者秉公办事排查移民倾向,后者用金钱选择不一样的投胎机会,不违规也不违法。那我受到的侮辱到底是谁的错呢?中二病对这个问题有一个绝妙的回答——错的是这个世界,这个性别歧视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无所不能的世界。

FRANCES HA时一直含着泪,不仅仅是因为对quarter-life crisis几乎百分百的代入感,还有就是Frances清晨醒来下楼追Sophie的那场戏。绝望的Frances看着好友乘着出租车一去不复返,我也仿佛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昔日友人从此陌路,她们走向了同一条叫做结婚生子的路,我们则光着脚,站在原地,伤心那么一小会儿,然后朝相反的方向继续走下去。我并不像Frances有一个具体的瞬间知道那个说要和她一起征服世界的Sophie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电影还是太戏剧化,我往往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失去了哪个朋友,更多是一个过程,看着联系人列表里的头像们从个人照变成双人照最后变成宝宝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即使有个别例外,没有因为结婚生子失去自我的,也必须承认她们人生的重心已经发生了倾斜,理所当然会多花时间精力做一个好母亲。所以男人之间的友谊看起来比较长久稳固只不过因为男权社会容许男人在工作、社交和家庭之间随意分配精力。我并不是反对生育的反社会者,我反对的是女性承担了生育大任却因此被歧视、被物化、甚至被伤害的后果,波伏娃把自主生育权工作权当作性别解放的两大要素简直是真理中的真理。

本来想把前年、去年和今年入夏时为记录腹肌锻炼情况而拍的肚皮照发出来,妄图用平坦的小腹对抗全世界,这个把所有女性都当作会走路的子宫的丑恶世界。但那太幼稚了,要证明我的人生不仅是用来繁衍后代还有很多高明的方法。我将继续维持现有的为数不多的友谊,珍惜每一个同道中人,也不介意因为不同的人生选择失去其中的一些人。共同征服世界的梦想确实很难实现,然而其中有两点只要我们想就可以做到:我们将有很多爱人,但我们没有孩子。

今年生日又赶上了母亲节。每当想到母亲为了我的存在,忍受了几乎所有我痛恨的性别不公,就觉得母亲无愧于世上最伟大的人。但母亲太过温柔,纵有抱怨,也绝不会像我这样一边劝自己be less angry一边忍不住嫉恶如仇。所以我在回家的这两年里承担起了“保护”母亲的责任,关心、分担她的每一件大事小事,若凡事她说算了,我便想办法为她坚持“不算”,尽力弥补离家十年间对家人的疏忽。我不会选择像母亲一样用自我牺牲把这份爱传给后代,所以唯有把这份爱回馈给母亲。

29岁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第一个二次元的本命葛城美里就是29岁,年幼无知时总爱幻想自己到29岁会不会变成像她一样的大人。前几天温习了EVA里她的几段经典情节,干物女的部分算是全部实现了;曾经半懂不懂的关于性别和亲情的台词,也因为成长中的切身经历终于明白了;就是在事业上远远做不到一样的帅气。对于一个总爱否定过去的人,能有一个超过十五年仍不过时的偶像实属不易。

葛城少佐死在了29岁,而我潜意识里也有类似青春将死在29岁的想法,因为所有人都认为30岁是人生的一道坎,仿佛30岁之后一切都会不同。认真考虑这次SDCC参战计划之前,我确实有过“燃烧最后的青春”的愚蠢念头。事实上道理再简单不过,没有行动的话,今天与明天不会有任何不同;而只要行动起来,今天不管是29岁还是30岁或50岁都不晚。所谓三十而立,以及类似词汇被赋予的陈规旧习,无非是人类自己束缚自己的条条框框。

我不惧怕年龄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真正恐惧的是我知道时间最终将带走我的家人。所以尽管过去这一年与前年并无太大区别,我也不会说是乏善可陈,和家人健康快乐地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就像今天为了给我庆祝生日,父亲去菜园子里采了苋菜、韭菜、薄荷、辣椒和豆角,母亲买了鱼又翻出从去年夏天珍藏到现在的野生菌,我负责洗菜、切菜、炒菜,一家人忙活两个小时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吃得满足又安心。以前我从来不愿花时间做饭,觉得只是浪费时间,花钱买就可以了;今天父亲开玩笑问我想不想吃蛋糕,有那么半秒钟我想起文华东方酒店的芝士蛋糕,最后还是摇摇头,几百块一片的芝士蛋糕只能满足口舌之欲,跟生日承载的精神需求并无关联。连续三个在家过的生日都是这样平平淡淡,与父母在一起就是生日全部的意义。

前几天接到成都前同事的电话,说有个职位一直在等着我回去。我只好十动然拒,但再也没有了前年去上海面试后的虚荣心。因为我已经选择了现在的生活,就不再觊觎其它的可能性。这并不代表我永远不需要工作,先不说事业心的问题,单是父母隔三差五明示暗示给我零花钱就够呛了,无论怎样的生活,经济独立在任何时候都是安身立命之本。而离开职场这两年,潜意识也从未摆脱工作的束缚,与工作有关的梦境一个接一个,有些让我惊讶、有些则让我困扰,也许我潜意识里还在渴望那些遥远的认同和信任,但理智告诉我必须放下遗憾和羞耻,30岁并不是世界末日,钱花完了就再去工作这么简单。重新开始或许普通寻常缺乏刺激,或许不尽如人意,无论如何都不是青春或人生的终点。

28岁许的三个愿望只实现了一个,就是把一万米跑进40分钟(主要归功于宝云道的凉爽绿荫和超低海拔);游泳由于硬件限制彻底放弃了;驾照则被父亲下了最后通牒,年内换新的家用车之前,我将抱着如果父母突发疾病必须立刻送医的念头拿下驾照这个小妖精!这听起来有点极端,不过我现在考虑任何事情都会以三口之家为基础,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将共同面对衰老和死亡,未雨绸缪并非空谈。

29岁再许三个愿望,睽违十年全家人再次踏上公路旅行一路顺风;见到全世界我最爱的那只金毛然后告诉他查理我爱你;到30岁时能坦然地接受新的工作和新的生活。

祝我生日快乐。

P.S.
留言代码一直没修好,如果需要留言请点击我的ask
返回上页
Add a comment

Nickname

Site URI

Email

{if_openid_begin}
:
{if_openid_end}
Enable HTML Enable UBB Enable Emots Hidden Remember [Login]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