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an

[PACIFIC RIM][Chuck/Herc]It Has To Be Me Unknown

Fandom: Pacific Rim
Pairing: Chuck/Herc
Rating: NC-17
Summary: Captain Phillips!AU, where Herc is a SEAL commander and Hannibal Chau is a pirate who kidnaps Newt. When it comes to hostages exchange, Herc has no choice but send his own son into danger.


「It has to be me!」

在拳师号两栖攻击舰的作战指挥室内,上士Chuck Hansen不顾长官的反对,坚持要求由自己充当人质去交换已经被海盗绑架超过72小时的海洋生物学家Geiszler博士。十分钟前,这支由少校Herc Hansen率领的海豹突击队借着夜色从直升机空降到距离索马里海岸不足200海里的亚丁湾洋面上。

「Chuck,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年长男人的语气虽然依旧严厉,但听起来更像一位忧心忡忡的父亲,而不是一位面对棘手营救任务的军官。

「你想派谁去?Becket兄弟还是韦氏兄弟?要是人质交换出了事,你怎么跟军事道德委员会那帮老古董解释?‘因为担心任务太危险,我让我儿子老实呆着,派另外一个人去送死?’再说,我的击杀率是全队最高的,理所当然应该由我去。」

面对如此狂妄自大的发言,站在一旁的狙击手Raleigh听不下去了, 「长官,请派我去!」

海豹突击队到达之前,拳师号的指挥官尝试跟被困于同海域一艘救生艇中的海盗及人质沟通都无功而返。考虑到Geiszler博士在长达三天的海上颠簸和绑匪虐待后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在找到与海盗谈判的突破口之前,进行人质交换是确保整个任务成功的先决条件。

「都给我闭嘴!」Herc紧锁的眉头不怒自威,看来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Raleigh、 Jin、Hu,立刻到舰尾的狙击手平台待命;Yancy、Aleksis准备复合艇护送人质;Cheung准备另一艘气艇从右侧接近救生艇安装监听设备;Chuck充当人质,交换后尽量与海盗周旋,不可擅自行事,一切必须听从指挥。」

「Yes sir!」指挥室里的各种信号灯在父子之间不断闪烁,年轻的上士握紧了拳头,他注意到父亲转身时迷彩服下面紧绷的肩线,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却是唯一正确的决定。从海豹选拔培训以来Chuck就有点讨厌成绩和他一样优秀的Raleigh,但他不能让Yancy亲眼看着弟弟去冒险;韦氏兄弟也不行;Aleksis已经有家室了,虽然平时大家总嘲笑他老婆凶得要命;最适合去面对海盗的人非他莫属,但他不想让老头子担心。

「Herc,我会……」
「你先得想办法说服海盗同意人质交换,Hansen上士。」

这是Herc不知道该怎么以父亲的身份跟他说话时的语气,高高在上的长官。也对,任务当前他们需要的是军人的命令与服从,而不是普通父子的生离死别。

Herc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仪表台前特战队计师Tendo那边去了,Chuck只允许自己的眼神在父亲宽阔的肩膀上多停留了几秒钟,便转身与Yancy一同准备行动。

「你的枪法到底准不准啊,Ray?」路过甲板时Chuck还有心情跟狙击手们开玩笑,舰尾所有的探照灯都对准了几百码之外的救生艇。

「我的子弹只打坏人,Chuck Hansen,你有本事就活着回来。」
「天啊,Yancy,我真不知道你从小到大是怎么忍受他的。」

年长的Becket笑着分别拍了拍两个刺头青的肩膀,「Boys, let's go fishing.」

三人行动小组以运送补给为借口慢慢靠近了海盗控制的救生艇,打开舱门面对他们的是两支漆黑的枪管,一个左眼戴眼罩的男人站在中间,Geiszler博士被踩在他金光闪闪的皮鞋下。

「你得好好感谢我。」Chuck的开场白让海盗头子哈哈大笑,「说真的,他快被你折磨死了。他要是一死,你还有什么筹码跟美国政府索要赎金?」

「你也想来当人质吗?」
「一命换一命,放了博士,我随便你们处置。」

「你以为当海盗不需要智商吗?让我猜猜,你们是FORECON?(海军陆战队的特种兵部队) DEVGRU?(前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我会蠢到让一个6尺高180磅重的海豹突击队员来替换我脚下这块任人宰割的鱼肉?」

「我不带任何武器,你还可以把我绑起来,如果你真的那么怕我的话。」Chuck一边说一边在对方面前故意脱掉作战服,「换我当人质确实有可能“引狼入室”,但如果博士体力不支……你也不想人财两空吧。你既然智商那么高,应该很清楚假如博士死了,今天你们注定要陪他一起葬身亚丁湾。」

趁对方的注意力被Chuck的提议吸引住时,Cheung从另一侧悄悄靠近,顺利在最靠近救生艇悬窗的地方装上了监听仪器。等到Yancy扶着奄奄一息的Geiszler博士安全回到复合艇上,赤裸上身的Chuck双手被船上的麻绳紧紧勒住,微型耳机也被海盗搜身时发现了,其中一名海盗抬起AK-47的枪托狠狠朝他脑袋砸了下去,Herc呼喊他的声音随着耳机落水消失在黑色的海水中——

再次醒来时Chuck又听到了Herc的声音,有一霎那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醒。定睛一看,自己靠在救生艇的塑料椅子上,而Herc的声音并不是幻觉,戴眼罩的海盗头子正拿着无线电对讲机跟他谈判。

「美国佬,你们还有什么花招?」
「Hannibal Chau先生,对吧?久仰大名。让我们来谈谈Kaiju的事情吧。」

「你怎么知道……?」
「抱歉,刚才的家伙级别太低,什么都不知道。你绑架Geiszler博士不就是为了套取美国政府研究神秘海怪Kaiju的第一手情报吗?我可以给你更好的东西。」

Hannibal将信将疑地瞥了Chuck一眼,像是不相信美国大兵和那个神秘的科研项目有关系。

「真正的Kaiju——就在拳师号上。你该不会以为这样的庞然大物是科学家们抓到的吧?抱歉它实在太大了,没法送到你的救生艇上,你可以来亲眼看看。博士是不是告诉你它的颜色美极了?比天空和海洋还美,我们叫它Kaiju blue。拥有一副完整的Kaiju标本,你就可以在环太平洋的黑市称王了。」

「这就是你们的诚意?想让我乖乖落入圈套?别忘了有只可爱的小海豹还在我手里!」

Chuck突然被另一名海盗拽了起来,Hannibal戴满金戒指的拳头迎面挥来,他虽不能活动双手,仍敏捷地侧身躲过一拳。恼羞成怒的海盗头子示意两个帮手将Chuck按到在地,朝他的头部和腹部发狠地踹了十几脚,金属鞋沿划破了皮肤,鲜血立刻从伤口中涌出。但剧痛反而让年轻的特种兵咬紧牙关,他不想让战友和父亲为自己担心,狙击手早已就位,现在恐怕在伺机寻求从两栖攻击舰到救生艇的有效射击角度。Chuck不停喘着粗气,心想只要再忍耐一下子就好了。

见对讲机那头没有回复,Hannibal也关了无线电,索性跟美国人继续耗时间,刚刚得到的淡水、食物和燃油补给足够他们开回索马里海岸,海盗头子一点也不慌张。

「喔,看看这张漂亮的脸蛋,挂了彩更好看了。你们说小海豹除了当人质还有什么更好的用途呢?」
「我猜他的小嘴一定很棒!又热又湿又紧。」

Hannibal和另一个海盗打量着躺在地板上赤裸的特种兵发出阵阵淫笑,可Chuck担心的并不是自己,他知道通过之前安装的监听设备,就算没有无线电Herc也会听到他们全部的对话。上帝啊,希望Herc别被愚蠢的海盗激怒。负责驾驶救生艇的那个海盗已经透过前窗暴露在狙击范围内,他得想办法让另两个海盗也同时移动到靠近悬窗的位置,好让狙击手能够清晰地瞄准一击致命。

「不如你靠在那儿,」Chuck用眼神指向他身边左悬窗旁的一小块舱壁,尽可能地让自己听起来像个饥渴的青少年,「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嘴是什么感觉,而且借着光线你还可以看得更清楚。」他慢慢地爬起身来,跪在左悬窗下面舔了一下唇角的血迹,Hannibal的手下饶有兴趣地跟了过去。

头发被海盗粗鲁地抓住,脸被迫贴在又脏又臭的裤裆上,狭小的空间似乎让拉开裤子拉链的声音放大了数倍,他不敢想在作战指挥室的父亲和其他同僚是否也听到了。Chuck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将这个海盗置于悬窗的狙击范围内,至于Herc那边他可以稍后再解释。三个目标现在只剩下Hannibal Chau——

一直被牵引绳拖住的救生艇突然停了下来,让站在角落里的Hannibal在惯性和海浪的双重作用下向右晃动身体,这个细微的举动同时也让他的后脑勺出现在了另一扇悬窗中。随着三道再熟悉不过的子弹射穿玻璃和头盖骨的声音,全部三名海盗应声倒下。满脸是血的Chuck挣扎着爬起来找到无线电对讲机,「报告长官,任务成功!」

接下去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他被队友用快艇接回母舰并送到了医疗室,韦氏兄弟、Aleksis、Yancy甚至包括讨厌的Raleigh都围在他身边问长问短。之前遭受殴打的头部还有点晕,但他知道自己并无大碍,医疗兵在他眉骨上缝了几针,侧腹受伤的地方也被贴上厚厚的纱布。他倒不是要急着去邀功论赏,可是被告知还要留在医疗室观察一晚时,失落的情绪再也掩饰不住了。

「Yancy,老头子……在哪?」

「把你救回来之后,少校就给Pentecost将军做任务汇报去了,视频会议大概还没结束。你不知道他刚才有多担心,他大概恨不得飞过去把海盗碎尸万段。你该听听在危急关头他冷静地下令船员停止牵引并命令三个狙击手同时射击的声音,那是我当海豹以来经历过最千钧一发的瞬间,Herc真是一位伟大的指挥官!别急,他忙完很快就会来看你的。」

咳嗽声打断了特种兵的闲聊,Yancy看到长官出现在医疗室门口,立刻行了个军礼转身退了出去。

「Hansen上士,你今天表现得很好。」

从父亲布满皱纹和胡茬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但联想到刚才Yancy为他描述的情景,眼前这张脸顿时性感得冒烟。他们应该把Herc放到征兵海报上,他坐在狭窄的舰载病床边上胡思乱想,然后抬脚踢了一下医疗室的门,把门外那些等着看热闹的家伙彻底隔绝开。

「那我的奖励呢?」年轻的特种兵扬起头,用灼热的目光挑衅着他的长官,他的父亲,他的情人。

「奖励?」

Herc的吻又急又狠,胡茬在唇边火辣辣的摩擦感让Chuck的脸颊无比燥热,可他一点也不介意,下半身更是急切地寻求着更多的抚慰。而他的长官似乎比他更了解当前的情况,游移在他后背的手一把撕开形同虚设的病患服,沾满消毒水味的麻烦解除之后,他整个人赤身裸体落入了那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啊……」皮肤与特种兵作战服接触的反差感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乳头刚好碰到Herc胸前坚硬的徽章,下意识想退后,Herc双手已经握住了他的屁股,用力地搓揉臀瓣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化为零。还未消褪的肾上腺素强化了所有感官,Herc手心粗糙的枪茧带来阵阵热度,从尾骨瞬间蔓延到全身上下。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你在救生艇上的“表现”有什么问题,也许我应该帮你回忆一下?」
「你是说像这样?」

说着Chuck跪了下来,用脸贴近Herc迷彩裤布料下半硬的阴茎,「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长官,你嫉妒了吗?」

解开拉链的声音让两人都回忆起那个危急的时刻,Herc不想承认当时他差点在一屋子的作战指挥人员面前暴走,也正是意识到Chuck被逼向绝境的紧迫感,让他突然想到利用牵引的惯性让最后一个海盗落入狙击手的射击范围,从而在危险发生之前成功将其一网打尽。

「不,我只是想杀人。」低哑的嗓音带着无可抗拒的威严,还有藏在冷酷军装下的保护欲和占有欲,光是听到他这么说Chuck就硬得发疼了。

他抬起头对上父亲那双冰蓝的眼眸,「对不起,daddy……」

Herc被整个含了进去,湿漉漉的粉色嘴唇包裹着粗大的性器,比指挥行动时脑海里所有让他焦虑不安的画面都更色情。他的士兵,不,他的男孩无声地渴求着他的一切。看着Chuck顺从地跪在他双腿间来回吞吐的模样,他想要用力压住男孩头部的手,最终轻轻地落在Chuck后颈,像抓一只猫咪那样反复抚摩着他耳后那一小块皮肤。Chuck被抚弄得舒服极了,已经被男人塞满的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咕噜声。

「到床上来。」

就在Chuck重新爬上病床准备躺下时,被坐在床边的Herc再次抓住脖颈趴跪在他身侧,朝着他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按了下去。

「我会继续操你上面的嘴,同时——」

两根涂满润滑剂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插进他高高翘起的屁股里,他不想承认从营救行动结束时自己就在期待这一刻,可后穴却主动吸紧了强硬的入侵者。没一会他就受不了了,扭着屁股摩擦着身下的床单想要更多。

「想要就自己来。」

医疗室的病床窄得几乎无法容下两个成年人,衣冠齐整的Herc向后靠在床头,留给Chuck的选择一目了然。

他翻身骑在男人身上缓缓地坐了下去,想要更多、更深,却因为腰侧的伤口不敢太大幅度地扭动,Herc该死的依然纹丝不动。他恼极了,发现连想咬对方的肩膀都不能够,平日熟悉的作战服在此时变成了麻烦,双手在herc后背拼命地想抓牢什么。

「下不为例。」
「嗯……啊。」
「还有呢?」

Herc就顶在他双股之间,两个人都湿得一塌糊涂,恐怕Herc的裤子都被弄脏了,Chuck终于忍不住求饶,「只有你,只有daddy……daddy。」

那双大手缓缓抚上他的后腰,小心地避开伤口包扎,轻柔的吻同时扫过受伤的眉骨,舌尖弄得他又热又痒。换作平时他爱死了这种亲密的温存,可现在他只想要粗暴的性,彻底的占有,Herc拥有他的全部,他得到Herc的所有。

「Fuck me.」

突然腰部被猛地向下一压,后穴瞬间被填满的快感直冲脑门。接下去就是特种兵式的性爱,又狠又准,每一次顶弄都几乎把他逼得发狂;乳头和阴茎被衣物磨得又胀又疼,可Chuck还是紧紧地搂着年长的男人,把呜咽似的呻吟埋在对方颈窝。

男孩很快就颤抖着弄了herc的衣服,因为高潮而夹紧的后穴也让他没能坚持更久。考虑到Chuck还要在医疗室休养一晚,他在最后一刻退了出来,精液和发红的手印在男孩的屁股上留下了足够让他再来一发的痕迹。

愧疚感在事后双倍袭来,他是最糟糕的父亲,不仅私下里和自己的儿子上床,工作上还得一次次把儿子送上随时可能丧命的战场。但Chuck孩子般的索求和全身心的信任让他松不开手,也许这是Hansen父子唯一能够相处的方式。

「Chuck,你今天真的表现得很好。」
「闭嘴,old man。」

微笑时的酒窝提醒着Herc那永远是他的男孩。


-END
返回上页
Add a comment

Nickname

Site URI

Email

{if_openid_begin}
:
{if_openid_end}
Enable HTML Enable UBB Enable Emots Hidden Remember [Login]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