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y
We'll have lovers. And no children.
- Frances Ha, FRANCES HA

先讲一件事。两个月前父母带着我为他们准备的各种详尽的材料去成都做美国签证面试,签证官对那一叠厚厚的材料似乎并不感兴趣,在听说父母将与我共同赴美旅行的计划后,把话题转到我这个不在场的人身上。从父母的转述中,我听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侮辱——签证官向父母询问我是否将赴美生子,而父母是否将陪同前往。以前未婚女性申请签证常被质疑是否会骗婚骗绿卡,现在未婚女性已经改为被质疑是否为下一代争取绿卡了,勉强算是经济发展的一种体现?连歧视的内容都赶上了社会发展的趋势。全心全意筹备的全家旅行竟被怀疑成苟且偷生,如果我在现场可能会不计后果怒斥签证官性别歧视。然而不在现场也有好处,没处发泄的满腔怒火迫使我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偏见和歧视产生的原因。应该责怪美国人傲慢无理沙文主义吗?还是责怪新闻里三天两头就赴美生子的明星、富豪、X二代?仔细想想这两方都没有错,前者秉公办事排查移民倾向,后者用金钱选择不一样的投胎机会,不违规也不违法。那我受到的侮辱到底是谁的错呢?中二病对这个问题有一个绝妙的回答——错的是这个世界,这个性别歧视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无所不能的世界。

FRANCES HA时一直含着泪,不仅仅是因为对quarter-life crisis几乎百分百的代入感,还有就是Frances清晨醒来下楼追Sophie的那场戏。绝望的Frances看着好友乘着出租车一去不复返,我也仿佛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昔日友人从此陌路,她们走向了同一条叫做结婚生子的路,我们则光着脚,站在原地,伤心那么一小会儿,然后朝相反的方向继续走下去。我并不像Frances有一个具体的瞬间知道那个说要和她一起征服世界的Sophie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电影还是太戏剧化,我往往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失去了哪个朋友,更多是一个过程,看着联系人列表里的头像们从个人照变成双人照最后变成宝宝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即使有个别例外,没有因为结婚生子失去自我的,也必须承认她们人生的重心已经发生了倾斜,理所当然会多花时间精力做一个好母亲。所以男人之间的友谊看起来比较长久稳固只不过因为男权社会容许男人在工作、社交和家庭之间随意分配精力。我并不是反对生育的反社会者,我反对的是女性承担了生育大任却因此被歧视、被物化、甚至被伤害的后果,波伏娃把自主生育权工作权当作性别解放的两大要素简直是真理中的真理。

本来想把前年、去年和今年入夏时为记录腹肌锻炼情况而拍的肚皮照发出来,妄图用平坦的小腹对抗全世界,这个把所有女性都当作会走路的子宫的丑恶世界。但那太幼稚了,要证明我的人生不仅是用来繁衍后代还有很多高明的方法。我将继续维持现有的为数不多的友谊,珍惜每一个同道中人,也不介意因为不同的人生选择失去其中的一些人。共同征服世界的梦想确实很难实现,然而其中有两点只要我们想就可以做到:我们将有很多爱人,但我们没有孩子。

今年生日又赶上了母亲节。每当想到母亲为了我的存在,忍受了几乎所有我痛恨的性别不公,就觉得母亲无愧于世上最伟大的人。但母亲太过温柔,纵有抱怨,也绝不会像我这样一边劝自己be less angry一边忍不住嫉恶如仇。所以我在回家的这两年里承担起了“保护”母亲的责任,关心、分担她的每一件大事小事,若凡事她说算了,我便想办法为她坚持“不算”,尽力弥补离家十年间对家人的疏忽。我不会选择像母亲一样用自我牺牲把这份爱传给后代,所以唯有把这份爱回馈给母亲。

29岁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第一个二次元的本命葛城美里就是29岁,年幼无知时总爱幻想自己到29岁会不会变成像她一样的大人。前几天温习了EVA里她的几段经典情节,干物女的部分算是全部实现了;曾经半懂不懂的关于性别和亲情的台词,也因为成长中的切身经历终于明白了;就是在事业上远远做不到一样的帅气。对于一个总爱否定过去的人,能有一个超过十五年仍不过时的偶像实属不易。

葛城少佐死在了29岁,而我潜意识里也有类似青春将死在29岁的想法,因为所有人都认为30岁是人生的一道坎,仿佛30岁之后一切都会不同。认真考虑这次SDCC参战计划之前,我确实有过“燃烧最后的青春”的愚蠢念头。事实上道理再简单不过,没有行动的话,今天与明天不会有任何不同;而只要行动起来,今天不管是29岁还是30岁或50岁都不晚。所谓三十而立,以及类似词汇被赋予的陈规旧习,无非是人类自己束缚自己的条条框框。

我不惧怕年龄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真正恐惧的是我知道时间最终将带走我的家人。所以尽管过去这一年与前年并无太大区别,我也不会说是乏善可陈,和家人健康快乐地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就像今天为了给我庆祝生日,父亲去菜园子里采了苋菜、韭菜、薄荷、辣椒和豆角,母亲买了鱼又翻出从去年夏天珍藏到现在的野生菌,我负责洗菜、切菜、炒菜,一家人忙活两个小时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吃得满足又安心。以前我从来不愿花时间做饭,觉得只是浪费时间,花钱买就可以了;今天父亲开玩笑问我想不想吃蛋糕,有那么半秒钟我想起文华东方酒店的芝士蛋糕,最后还是摇摇头,几百块一片的芝士蛋糕只能满足口舌之欲,跟生日承载的精神需求并无关联。连续三个在家过的生日都是这样平平淡淡,与父母在一起就是生日全部的意义。

前几天接到成都前同事的电话,说有个职位一直在等着我回去。我只好十动然拒,但再也没有了前年去上海面试后的虚荣心。因为我已经选择了现在的生活,就不再觊觎其它的可能性。这并不代表我永远不需要工作,先不说事业心的问题,单是父母隔三差五明示暗示给我零花钱就够呛了,无论怎样的生活,经济独立在任何时候都是安身立命之本。而离开职场这两年,潜意识也从未摆脱工作的束缚,与工作有关的梦境一个接一个,有些让我惊讶、有些则让我困扰,也许我潜意识里还在渴望那些遥远的认同和信任,但理智告诉我必须放下遗憾和羞耻,30岁并不是世界末日,钱花完了就再去工作这么简单。重新开始或许普通寻常缺乏刺激,或许不尽如人意,无论如何都不是青春或人生的终点。

28岁许的三个愿望只实现了一个,就是把一万米跑进40分钟(主要归功于宝云道的凉爽绿荫和超低海拔);游泳由于硬件限制彻底放弃了;驾照则被父亲下了最后通牒,年内换新的家用车之前,我将抱着如果父母突发疾病必须立刻送医的念头拿下驾照这个小妖精!这听起来有点极端,不过我现在考虑任何事情都会以三口之家为基础,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将共同面对衰老和死亡,未雨绸缪并非空谈。

29岁再许三个愿望,睽违十年全家人再次踏上公路旅行一路顺风;见到全世界我最爱的那只金毛然后告诉他查理我爱你;到30岁时能坦然地接受新的工作和新的生活。

祝我生日快乐。

P.S.
留言代码一直没修好,如果需要留言请点击我的ask
7 May
这一辑照片几乎不用整理
因为吃饭时往往顾不上相机 食物的照片差不多都是用手机随便拍了就顺手发insta
豪华大餐也没有 每顿饭平均消费不到40人民币 去的高档馆子感觉价钱都花在优雅的环境上了
而且吃的最贵的一顿是馋了半个月到墨西哥城找了一家四川火锅....我还是中国胃啊!

以我有限的经历总结一下 墨西哥菜的五大法宝是: 玉米饼+仙人掌+牛油果+红豆泥+辣椒酱
其中玉米饼可变身玉米片 搭配牛油果的另一种形态鳄梨酱 就是每一家墨西哥餐厅都会免费提供的零食标配
而下面这道菜我觉得可以作为墨西哥菜的代表!
仙人掌芝士玉米饼配牛油果 辣椒酱随意 五大法宝就占了四项 =V=



这一道菜也相当有代表性 红豆泥相当于西餐的土豆泥 然后在油炸玉米饼里分别塞上青辣椒和红辣椒
辣得我差点暴走....



以下全是主菜 其实大部分主菜都已经非常西式了
无外乎是煎烤的红肉(牛羊猪)或白肉(鸡鱼虾)配上蔬菜和米饭
把洋葱和番茄剁碎拌在一起做开胃菜 作用类似泡菜
比较有特色的就是各种豆泥 可拌饭可拌肉 让咖喱简直无地自容....
7 May
特奥蒂瓦坎是我墨西哥之行的最后一站
本来以为在国立人类学博物馆里先看过相关文物之后 到遗址现场会更有感触
结果还是觉得很疏离....可能是因为这座遗址真的太广阔太苍凉了
去的那天是复活节假期过后的星期一 而且我赶了头班车 一整天游客都很少
爬到70多米的太阳金字塔顶端眺望四周 千年前辉煌的古城如今只剩一片废墟掩映在绿荫中
旱季的阳光让一切看起来像是沙盘游戏中地图上随机散落的建筑和植物 近在眼前却有种不真实感
细想一下 并非是它们像游戏 而是游戏借鉴了它们

太阳金字塔总共有四层280多节台阶
我爬的时候先遇到一对日本游客 女生穿着超短裙和高跟鞋 在男生搀扶下艰难爬行
然后又遇到另一对听口音大概是北欧的夫妇 一人背着一个小朋友 腰间挎着水壶 攀爬速度与我相当
擦肩而过的瞬间几乎可以当作两种不同社会形态的缩影 感觉十分微妙

从月亮金字塔眺望亡者大道和太阳金字塔
因为这座金字塔现在已经禁止爬到顶端 所以视角并不是最好的 也足够感受这个墨西哥中部王国鼎盛时期的霸气



从太阳金字塔眺望月亮金字塔 其实两塔差不多高




6 May
清晨做了一个很短的梦
按照电影的长度大概只有预告片那么点时间 不过浅层睡眠让醒来后的记忆无比清晰
终于梦到Charlie啦啦啦啦啦!
因为前几天刚给妈妈预约了去城里一家医院做肿瘤筛查 于是梦到了相同的场景
但并非是在医院室内 而是室外阳光明媚的地方
我追着一个很老很老的白胡子医生问妈妈的体检结果和应对措施
白胡子劈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中医词汇什么经脉啊穴位啊
我听得糊里糊涂 情急之下连忙说: 慢点慢点你说这么多我完全记不下来
白胡子指了指身边的一位年轻医生 说别担心呆会你可以找他再问个清楚
而那个年轻的医生就是Charlie!
他对我灿烂一笑 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他金色的头发/睫毛/胡茬 简直可以融化整个宇宙好吗?!
造型并不是最近CRIMSON PEAK片场维多利亚时代的三件套怀表礼帽绅士
而是比较接近SONS OF ANARCHY第一季还没有那么scruffy的白马王子

甜是甜得要命 但重点是什么时候Charlie才能进入限制级的美梦呢? 至少来个辅导级的甜点吧

P.S.
梦醒来我才意识到白胡子其实是RON PERLMAN啊....潜意识真会开玩笑Orz

又P.S.
去朋友家一起看NOW YOU SEE ME日语吹替时遇到他的新男朋友
正想着初次见面要怎么寒暄一下 人家热情地说就是你啊我在XX地方上班经常看到你在门前的XX路上跑步
看来在乡下跑步也可以成为一项社交活动
3 May
昨天收到友人从11区带回来的NOW YOU SEE ME典藏版 给节假日期间依然隔天到的顺丰点32个赞!
虽然不明白角川和狮门为什么会给这样一部二流的商业片出典藏版 日本票房也挺一般的
但有总是好的 我也因此在错过去年感恩节10刀特卖的美版蓝光之后多了一个50刀的选择
这本也是我收的第三部蓝光典藏版 前两部是英版的INCEPTION和美版的THE SOCIAL NETWORK
日版改名为GRAND ILLUSION大概是想借让雷诺阿的同名名片炒作一下
稍作改良并做抽象化设计的封面立刻高大上起来 有那么点默片时代的风味
周边不算丰盛 就两幅定制扑克加一本小册子 (里面的演员介绍与时俱进到包含了九岁下馆子系列要出书的消息Orz
最可惜的是没有提供日版独家的花絮 这点华纳绝对良心....PACIFIC RIM的日版花絮超级棒!







所以唯一的乐趣只剩下听日语吹替了
武藤正史配得蛮好的 声线清脆 语速也跟得上 只因为我太熟悉原音 脑内一对比就无限喜感
这位声优可以算得Jesse的日语吹替专业户 30 MINUTES OR LESS/ADVENTURELAND/THE SOCIAL NETWORK都是他配的
另一位声优坪井智浩配过两部 THE HUNTING PARTY/THE SQUID AND THE WHALE
其它还有几位声优零星配过
最有名要数配RIO的山口胜平 能想像L/乱马/犬夜叉/工藤新一/怪盗基德和Blu是同一个声音吗?

悲什么悲呢? 试新碟时意外发现蓝光光驱出了问题
区域代码 播放软件 硬件检测 每个环节我都捣腾了三五遍还是无法播放
想起来自从去年秋天收到QUEER AS FOLK的英版DVD之后我就没放过其它蓝光
至于去年春天从纽约带回来的那几张蓝光 压根就没拆封过
类似TO ROME WITH LOVE这种零花絮的原盘 买碟只是支持本命 拆不拆都没差
不晓得是不是之前大卸八块修主板时留下的毛病
实在不行就买新机吧 反正现在蓝光早就褪去了高冷的身价 也可以捡便宜买个PS3
30 Apr
墨西哥城最后一弹!
然后发现还有特奥蒂瓦坎 然后食物好像也可以单独来一发....
回想一下我在墨西哥城呆的时间虽然是整个旅程中最长的 但我走过的地方却基本局限在大广场和总统府周边
算是地铁的副作用吧....方便却损失了一些街景
所以拍的照片也就是历史中心最有名的那些建筑 和在纽约的暴走深度游根本没法比
总统府里维拉的壁画 揉合了新文艺复兴洛可可哥特等杂七杂八风格于一体的邮政总局 嵌满普埃布拉蓝白瓷砖的瓷砖屋
这三处是我个人最喜欢的 而且都是不要门票的公共场所
至于大教堂和大神庙 一个没兴趣 一个所剩无几 (除了藏品博物馆....

在地面上走的时间最长的就是去南郊Museo Dolores Olmedo的那个周日上午
碰巧赶上墨西哥总统推行的无车日 历史中心区大部分街道都禁止机动车通行 但骑自行车出游的人并不是很多
我大概绕了十个街区 就是教堂连着教堂连着教堂 很快就审美疲劳了
那时处于长途旅行结束之际的困顿期 现在想想有太多地方后悔没有去
不仅是墨西哥城更多的博物馆和历史建筑 还有计划好却最终放弃的普埃布拉和瓜纳华托
半个月真的只能走马观花 像墨西哥这种地理风貌和文化遗迹都无比丰富的国家 没个一年半载根本玩不下来!


Pages: 6/388 First page Previous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Next page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