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 美人 美人
28 Jun
10 Apr
离开香港那天凌晨五点半起床时 窗外正在下雨
半个小时后我在拖着行李箱走过湿漉漉的谢斐道 雨后湿润的空气中混合着附近茶餐厅第一批菠萝包的香味
出租车拐了个弯转上告士打道 在早高峰开始之前一路疾驰
海风和天桥以及身临其境的实感让人忍不住想起Gipsy Danger在此鏖战怪兽的场景
我仿佛已灵魂出窍 想像自己和Gipsy在这条路一起奔跑并肩作战
在青灰色的海天之际渐渐醒来的城市 这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香港留给我最后的印象

可以这样说 香港和昆明之间除了没有时区的差异 其它所有东西都是不同的
每每坐飞机在一天之内跨越这种天差地别 都会让我产生类似时差的症状
潮湿与干燥 海滨和高原 没有温差和剧烈温差
有些反差我会怀念 比如长时间呆在乡下偶尔向往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
有些反差我会牢记 比如在人潮涌动的金钟站台上总是无法忽略的渺小感和不安全感
对比在自家园子里浇菜除草的悠然和安心

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停止了对比这些差别 不再为选择谁放弃谁而烦恼
像对待所有的关系一样 我只愿记得香港的好
简单的比如买一堆手信 和家人分享金凤的鸡批和添好运的酥皮叉烧包
但像是午后在绿荫蔽日的宝云道跑个十公里 或是在文化中心不那么舒服的椅子上看五个小时的电影马拉松
这些体验就不那么容易复制了
南丫岛的海鲜哪里都吃得到 和朋友同游吹水的机会却十分难得
深水埗的水货哪里都买得到 和朋友冒雨排队只为分享一份咖央西多士的快乐也不常有
亦或周末身处闹市难以入睡 干脆和朋友盘膝而坐聊电影聊女权聊到半夜三点的痛快
然后第二天清晨路过倒在街边的醉鬼和刚收工的妓女 轻快地在山路上跑起来 耳边只有风声 不再喧嚣

哪怕永远都是一个过客 我对香港总怀有与游客不一样的情意
我熟悉的每一条街巷 每一间茶餐厅 每一个电车站 每一家电影院 早上鱼市的腥味和晚上烧腊店的油味
既有看到反服贸游行的排斥感 也有连续被人问路的归属感
与纽约相比 我在香港度过的那一年并不快乐甚至可以说煎熬
可时隔两年的香港之行让我意识到 我几乎像爱着纽约那样也爱着香港

P.S.
其实两个月后的加州之旅还要到香港转机
也许可以去机场新开那家UA看部电影消磨转机的时间
8 May
Open in new window

纽约其事之一

对照信用卡账单回忆在纽约的一个月间每天去了哪里见到了谁吃了什么
自己买的单似乎比记忆卡里几千张照片更真切
这让我想起在纽约遇见的新朋友和老朋友 除了十年多前的游戏宅和仍在华尔街的前同事
其余的朋友们 来自遥远的世界各地 不同的面孔 不同的过去 却有着惊人相似的"现在"
我们单身 我们三十岁上下 我们财务独立
我们拥有对抗世俗和享受生活的决心和能力
我们爱纽约的原因五花八门 可能是一个人或一场戏 也可能是比甜言蜜语更实在更治愈的芝士蛋糕  
纽约就像一块充满魔力的磁铁 把我们这些相似的石头从五湖四海聚集到那座狭长的小岛上

和一位年近五十的朋友在哈德逊河边散步时聊起追星追戏这回事
发现我们经历了相同的内心历程 难免都因为世俗的眼光曾有过自我疑问甚至自我否定
什么一把年纪 什么太过儿戏 什么幼稚无聊 什么花痴脑残
分析一下 大多数来自于男权社会的思维定式
比如人类其实都是视觉动物 但以貌取人在男性那里是天经地义 在女性身上就成了肤浅无脑
再加上女性长期被物化 没有承担性/繁殖/家务事等等责任而去追求别的东西 就会被当作"异端"
当然世俗会用更婉转更有说服力的语言对女性进行洗脑 比如母性 比如家庭 但归根到底都很难避开这三项
因为这些东西存在的时间太久散播的范围太广
稍不留神我们也很容易落入圈套 用世俗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改变自己
男权社会不动一兵一卒 我们就可能主动屈膝投降了

没经历之前我也不相信 克服羞耻感这种意识顽疾有多么困难
还好我们扛住了 想通了 过来了
曾经在男同事谈论高球雪茄游艇和女同事谈论名包化妆婚恋都觉得无所适从的我
曾经在入职问卷上不知道"最喜欢的红酒"该怎么填的我
终于坦然地接受了个人喜好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我不需要变得和他人一样以获取归属感
对于任何一个独立自主的人
让自己快乐的人和事 就算全是世俗眼中的guilty pleasure 只要不违法不害人何来guilty一说?

纽约其事之二

在与朋友们的交流中 大家有一个共识: 那就是我们常常因忙碌或习惯而忽略所处的环境 只有旅行才会带来新鲜感
仿佛生活永远在别处
这个问题在我身上尤其明显:
在上海两年 我相机里拍过少数的城市风光要么在找工作之前要么在辞职之后
在成都三年 我没去过任何风景区 直到朋友来访才第一次迈出市区
在香港一年 我只在以公寓为中心的两三个地铁站范围内活动 家人来访才第一次爬上山顶

而我在纽约短短的这一个月
让纽约的朋友惊叹 我一个月内做的"纽约的事"比她一年甚至几年都多
在清晨的瑟瑟寒风中等待买rush ticket 上午去电影院买半价票看全场只有我一个观众还被查ID的R级片
花费一整个下午排队只为了看半小时的现场节目 在电影节的红毯旁和明星擦肩而过
淋着雨站在摄像师身后体验在曼哈顿闹市区现场拍戏的苦与乐 并因此结识同样的戏迷
来访的朋友则感叹我对这座城市的熟悉程度 一开始地图不离手后来变成了别人问路的对象
在NYPL门口探班时能够回答出游客对NYPL每天不同闭馆时间的疑问

我乘LIRR去了长岛 跑过155街高架桥下的哈莱姆河岸 在D线上一觉醒来到达康尼岛最南边的海岸
甚至去了皇后区和布鲁克林之间人迹罕至的公墓
也许很难跟旁人解释 是一部电视剧驱使我去了这些几乎没有游客的地方
纽约远远不止第一次到访时买的CITY PASS上的那几个最有名的地标
这次我见识到了一般游客没见过的纽约 更广义更丰富更多元的纽约
但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 这座城市还有不计其数有故事的风景 隐藏在下一个未知的街角
就像第一次到纽约因乘错地铁方向而懊恼 第二次到访时烦恼的则是夜间或周末停开的地铁线路
当我自以为慢慢了解这座城市 却发现连麻烦事都分有不同的层次 笑....
纽约的深度和广度最大程度地保留了新鲜感 让人痴迷到欲罢不能

我很清楚地明白 这一切美好都源于我没有在纽约工作
无需忍耐高峰时段拥挤的地铁 无需抱怨中城写字楼群难觅廉价可口的午餐
况且我还没有体验过纽约最冷的寒冬和最热的酷夏
一旦工作变成生活的全部 城市就会失去意义
通勤/加班/压力会毁了所有的闲情雅致 连一日三餐都会变成负担
所以我只能把纽约当作遥远的情人 不管多么熟悉 始终保持置身事外的距离
它有足够多的诱惑 吸引我一次次不辞万里远渡重洋
也许在我记忆中纽约会随着时间慢慢褪色 但我宁愿输给时间 也不愿输给忙碌和习惯导致的麻木

纽约其事之三

坐了太多没有手机信号的地铁 也不知不觉看了许多地铁车厢里的广告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Bloomberg政府三月份刚推出的Think Being A Teen Parent Won't Cost You?系列
直白尖锐的广告词和孩童无辜的面容形成强烈的双重冲击感 顺便还了解了一些奇怪的数据
比如纽约州规定父母必须养育孩子到21岁 比如未成年父母所生的孩子的高中辍学率高于普通孩子的两倍
大概因为中国人和犹太人都是精打细算的实用主义者 这一组饱受争议的优生优育广告在我看来并无不妥
我本人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其实更为激进
我认为父母如果不能为孩子提供良好的物质条件和精神关爱 就是对孩子对社会完全不负责的罪行

不过这组广告让我联想到更多的是堕胎的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是彻头彻尾的pro-choice 在听闻JC声称堕胎是西方社会最大的道德缺陷时 就归结于宗教原因
有朋友开玩笑说我应该在和JC聊天时讨论一下这个话题 也许就可以聊(吵)久一点
其实我们真的有聊 算是擦边球的话题
JC问我有没有兄弟姐妹 而我回答没有我是计划生育的一代
我了解因宗教选择pro-life的人的辩词 也了解我这样的pro-choice和他那样的pro-life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

如果回到六七年前 我刚大学毕业开始看BOSTON LEGAL的时候
也许我真的会跟pro-life的人辩个三天三夜 看谁先说服谁
但现在我会想更多 不止是站哪一边队的问题 不止是科学和宗教永恒的矛盾
两种环境我都接触了 一边是在中国寒暑假里针对学生群体肆无忌惮毫不遮掩的堕胎广告
另一边是在美国未成年人堕胎需要监护人的同意 私自或怀孕超过22周的堕胎都属于违法行为
到底哪一种环境能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 更广泛地说 年轻的女孩们
遗憾的是我觉得都没有....
不能堕胎让女孩被迫成为未成年/年轻妈妈的人生重压
以及 当堕胎变成赤裸裸的利益驱动的医疗广告
也许正是这种"自由" 这种"没有后顾之忧"的解决方法 反过来成为不安全性行为的诱因和挡箭牌
这两种情况最终受到伤害的都是女性 应当付另一半负责的男方从未受到惩罚
愚昧地反对堕胎和盲目地支持堕胎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究竟什么样的堕胎法案才能真正地保护女性呢?
我找不到答案 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即将大学毕业的表妹使用安全套
在全家人都忙着斥责她放弃家乡优厚的工作机会而选择一穷二白的男朋友时
我不在乎最后时间证明她市侩精明的父母是对的 抑或沉浸爱河中的表妹是对的
我只是不想见到有一天她因意外怀孕而面对堕胎与否的抉择和痛苦
2 May
估计没人会相信我两次阿妹你看之行都只去了一个城市Orz
第一次时间短行程紧也就算了
第二次长达一个月时间全呆在纽约....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 顺带把下一次要做的事情列了个清单
爱纽约是一种病 没法治了 T_T

博物馆其实只去了四个
和上次有重复也有区别 重复的是MET和MoMA 区别是这次在门票上基本没花钱或少花钱
MoMA是Target Friday免费日去的 重温了弗里达和蒙克的作品
MET和别院The Cloisters都只花了一刀 重点是印象派的特展和独角兽的壁毯
付了全价的只有Guggenheim 结果心心念念POI借用过的那副红塔却被外借了....注定要等下一次吗?

公园倒是意外地跑了十来个 反正全免费 =V=
大概是因为这次体力和精力都比较好 三个区东南西北几乎跑了个遍
皇后区最北端的Astoria Park 布鲁克林最南端的Deno's Wonder Wheel Amusement Park
上至190街的Font Tryon Park 下至入海口的Battery Park
西村的High Line Park 上东的Carl Schurz Park
经典如Queensbridge Park和Brooklyn Bridge Park 也少不了闹市里的Bryant Park和Madison Square Park
还有千遍如初恋的中央公园....

顺手整理了一下撸戏和撸人的情况
2场百老汇 (RUSH TICKETS: $30x2)
2场现场录制 (FREE)
5场电影 (AMC COUPON: $6x3; IMAX/3D extras: $7+$4; TRIBECA: $8; FULL TICKET: $12)
6场外百老汇 (UNDER30 DISCOUNT: $31x6)
总计295刀 平均每场秀的花费不到20刀!
再考虑到用这样的花费撸到那么多人(次)....成本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25 Apr
昨天跟基友一起去撸了扣扣熊
本来还担心从墨西哥回来搞不到预约了
但经过我连续两周的观察 基本情况和THE DAILY SHOW差不多
周一到周四录制日早起的鸟儿几乎都有虫吃 总会有少量因为临时取消而再次释出的空余预约
今次我就是周二早上8点成功刷到当晚的两个预约
扣扣熊的粉丝网站有相当详细的参加现场录制的攻略 我就补充下现场的情况吧

TIMELINE
4:00pm 最早的排队时间 早于这个时间到达现场会被工作人员劝退 其实3点半左右就可以在附近晃悠了
5:00pm 工作人员逐一确认预约 必须出示带有照片的身份证明 然后发放号码牌再按批次安检入场
6:00pm 最晚入场时间 如果一个人预约了多个入场名额 那么所有人必须在6点前赶到现场出示身份证明方能入场
7:15pm Stephen登场! 照例有十分钟左右的观众问答时间
7:30pm 录制正式开始 通常分为三节 每小节之间会有三五分钟的休整时间
8:30pm 录制结束

GOOD TO KNOW
1.
众所周知囧叔和扣叔的录影棚只隔了一条街 也就意味着他们都在不那么热闹的哈德逊河边
周围全是汽车销售店 最近的星巴克都要走到52街/8大道上 参加现场录制又很折腾费时
所以吃一顿丰盛的午餐并提前买好饮料再去排队很有必要!
2.
扣叔节目和囧叔节目最大的不同是不会提前发放纸制门票
不能先拿到票再去别的地方逛一会 从开始排队就要坚持到八点半录制结束
如果找不到基友做伴 就多带点东西打发时间吧....

既然两位叔都刷了 难免会有比较
怎么说呢....无论囧叔还是扣叔的现场表现绝对配得上他们的江湖地位
不过扣叔的现场相对要轻松活泼一些 这跟他本人的小动作有关 (转笔啊 调戏化妆师啊 跟着背景音乐唱歌啊)
包括暖场主持带动氛围时的措辞和活动都比较放松 没有囧叔那边的压力大
而且开场齐呼STEPHEN STEPHEN STEPHEN也比单音节的JON JON JON有气势 哈哈哈
扣叔的录影棚比囧叔的少了大约50个座位 总共约150个座位
但扣叔这边有大量的(>30)VIP红票观众可以优先进场 像我这样通过网络预约的普通观众则是持蓝票稍后进场
听说VIP票网上有卖 不过免费票的座位也都挺好的 似乎没必要抢那个先

有了刷囧叔的经验 昨天刷扣叔时我整个人都比较放得开
不仅和暖场主持有互动 后来也大胆地跟扣叔提问
暖场时我开玩笑说:
我来自中国 以前都是通过"非法"的途径观看 今天是我第一次"合法"地看这个节目
让全场观众都哈哈大笑 主持也开玩笑说HOMELAND SECURITY因为我非法下载要把我遣送回国
被问老家是中国哪里 我说我家那山旮旯你们美国淫肯定不知道
主持又说大胆刁民竟然敢黑阿妹你看的地理教学我们一定知道你家那山旮旯 =V=

重点来啦!
扣叔撒丫子跑出来之后 我问他能不能像THE DAILY SHOW那样为中国观众做一期带中文字幕的节目
扣叔很严肃地说不 因为他不会中文
他突然反问我THE COLBERT REPORT的中文怎么说 我一下子愣住....
为了确认没听错 我说你要我讲中文吗?
然后就出现了2013年4月23日节目开头那句半英半中的"扣扣报道" Orz
我当时一个激动没把扣扣熊的熊字解释清楚 但扣叔非常认真反复跟我确认他的发音对不对
事实证明他的发音包括声调都很准!!! 说完还对看台上的我示意
经历了这个小插曲 现场观众给了我和扣叔超级热烈的掌声 间隙还不断有邻座的观众跟我打招呼说我做得好
总之能亲身参与到节目中真是太棒了!
哎哟哟新出炉的脑残粉 请扣叔赶紧收了我吧 >_<

5 Apr
今天是墨西哥之行的第三天
从巴士上一觉醒来到了Valladolid 这才是旅程中第一次真正觉得离开纽约放弃探班李四先生的机会是值得的
第一天是不停地转车/航班/再转车 第二天无论是Tulum或Coba的遗址都很一般
至于歇了两晚的Playa del Carmen更是失望 完全被游客占领的地方果断毫无乐趣
大约是我不会游泳吧 对海滩晒太阳/潜水看海龟/游轮绕海岸等等经典的海滨渡假项目并不太感冒
今早五点半起来最后看了一眼PDC的海滩日出 就算彻底跟蔚蓝的加勒比说再见了

Valladolid就像童话中的七彩国度 绚丽又恬静 横双纵单的道路编号也让人想起曼哈顿  
十六世纪的修道院依然矗立 有游客但不多 能直接地观察本地人悠然自得的生活状态
漂亮的手工刺绣也比PDC便宜得多 买了经典图案的麻质连衣裙不过15美元
有幽雅的高级餐厅 10美元就能在美丽的热带花园里吃地道的墨西哥大餐
也有方便的路边摊 3美元吃到撑
热情的酒店老板倒了好几种龙舌兰酒给我尝 人没醉心都醉了...
连青旅都好很多! 没有空调但通风良好 布局装饰都很有尤卡坦半岛的风格

傍晚下起暴雨 好在我下午就回到青旅洗澡洗衣
现在窝在客厅舒服的沙发里等PERSON OF INTEREST 2x19的直播
昨晚在PDC还意外看到华纳西班牙语频道重播的2x18 =V=
不过有点在意看完这集还有胃口去吃晚饭吗?
Pages: 1/22 First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Next page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