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l
虽然THE NEWSROOM大部分的戏都不是在纽约拍的
但是2x02里Maggie和Sloan的皇后区大冒险还是让我无比感叹无比怀念:
She's at a laundromat in Astoria. I can take the 7 to Queensboro Plaza, transfer to the N.

我曾经在四月末一个清冷的早晨按照相同的路线从7线换N线坐到皇后区最北边的Astoria公园
在那里眺望毗邻的三区大桥和地狱门大桥
还有东河对面我始终没能踏足的那座岛 也就是李四先生重现西北偏北经典一幕的地方
因为岛上没通地铁 下次老老实实坐公交车去吧

想起跟朋友一起抱怨NQR线连续两周夜间维修无法通往曼哈顿的麻烦日子
还有费劲分辨绿圆圈和红菱形到底哪个代表普通车哪个代表快速车的日子
以及跑去对面拍风景才发现整个站台只有一个出入口来回要走好几分钟导致错过两班地铁的日子
星期天只有麦当劳开门的皇后区 百般抱怨地铁站太少的皇后区 让我好几次差点走断腿的皇后区
当然也是李四先生对我说"你好"的皇后区
这个时候似乎变得和曼哈顿一样重要 充斥着我的记忆 属于纽约不可缺少的记忆
其实仅凭地铁在地面上行驶这一个理由 就够我再去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皇后区了


21 Jun
去年到夏至都没怎么开过空调 今年果断热成狗
昨天还差点因为闷热烦躁一个冲动做不该做的事 默念一百遍LESS ANGRY啊LESS ANGRY
今天节令交替总算下雨了 雨过天未晴时出去跑步简直可以速度加成10%

忽然觉得三个月前纽约的大雪和两个月前墨西哥的烈日都好不真实
这趟旅行先是补过了一个冬天又提前过了一个夏天最后才迎来美好的春天
下大雪那天我好死不死还跑去皇后区 阴霾的午后一个人在墓地里找剧组Orz
幸好在雪变大之前回到曼哈顿 风雪交加到根本不可能拍照
等第二天我和Nancy从大都会出来拐进中央公园时 雪已经如左图化得差不多了
右图的日出是从梅里达到帕伦克的夜巴到站时拍的
其实我不在意早晨六点下车立刻开始游览 要是能观赏日出中的金字塔就好了 无奈景区八点才开门....
那天也是整个墨西哥之行最热最困最累的一天
整个行程夹在两趟夜巴之间 没处洗澡没处睡觉 在半山间的热带雨林里穿行三四个小时
热得吃不下任何东西 买了两斤番茄和两升橙汁当晚饭

P.S.
春秋冬都经过了 我对纽约之夏仍未死心啊啊啊啊啊!


16 Jun
随着上海的友人昨天收到我从墨西哥城寄出的明信片 上次旅行买的七张明信片全部顺利寄达!
感谢刚刚涨价的美国邮政 感谢不嫌我字丑的中国邮政 感谢效率极高的香港邮政和澳门邮政
同样是跨越太平洋的距离 最短的走了9天 最长的走了63天(而且居然没走丢!!!
与其说是地理上的距离 不如说是国与国之间紧密程度的距离吧

以下四张购买于切尔西市场的一家杂货店 价格含税
略小略贵 不过是我最爱的怀旧风

STAMP PER CARD: $1.1
CARD: $1.4
NEW YORK - MACAU: 9 DAYS
NEW YORK - FUZHOU: 20 DAYS
NEW YORK - KUNMING: 21 DAYS
NEW YORK - SHANGHAI: 22 DAYS



以下三张购于墨西哥城弗里达故居博物馆 算是我三千里墨西哥之行中见过最贵的明信片
在稍微偏远的地方同样的价钱大概能买两到三张
不过现在想起来 幸好没在MERIDA或OAXACA之类的小城市寄明信片 从首都寄都花了两个月 从省会寄岂不是要更久?
但有点后悔没给自己寄一张 我实在太喜欢弗里达这套明信片了 =V=

STAMP PER CARD: $1.2 (15 PESOS)
CARD: 1.3 (16 PESOS)
MEXICO CITY - HONG KONG: 39 DAYS
MEXICO CITY - SHANGHAI: 63 DAYS


18 May

和外公住同个病房将近两年的一位老人昨晚去世了
当时我并不在场 是母亲在医院守夜时打电话告诉我的
母亲凌晨回来之后 一夜无眠 她不说我也知道原因 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死去真的没有所谓淡然
于是今早我七点钟就赶去医院继续看护外公 让母亲在白天补补睡眠
上早班的护工很快清理了病床 还不到中午另一个病人就住进来了

老人的子女来办死亡证明时打了个照面
看不到亲人离世的悲伤 也没有重担解脱的轻松 只有无尽的疲惫
何止是一夜未合眼....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守护
从担心变抱怨 从劝慰到牢骚 随着老人病情的一步步恶化 久病床前无孝子的戏码也愈演愈烈
到那个份上 谁又有资格指责谁呢?
再多的关爱 再多的耐心 和生命一样熬不过时间这把刀
老人受苦 子女受累 有好几次我想跟他们提起被动安乐死
虽然在国内安乐死没有合法化 但在乡下多因为贫困 停止治疗回家等死其实很常见
不得不感叹贫穷反倒让这一争议之举变得容易Orz
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总觉得这种事由外人来提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
去世前一天老人突然变得十分清醒 平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人竟然在病房里大声吵闹
似乎要把日积月累的所有疼痛全都发泄出来 家属却迟迟不答应给他用吗啡 想要把吗啡留到最后的最后
直觉就是回光返照 想提醒家属多跟老人说说话 也许就是最后的话了
但也没有说出口....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无可避免地联想到我临死之前 又有谁来为我拔下无谓的氧气管呢?
如果想要体面地死去 就必须提前做好所有准备 安排遗产和遗嘱 找好律师和委托执行人
因为我无儿无女 大部分朋友那时也到了入土为安的年纪 表亲这一辈已然疏远 更不会指望表亲的后代
倒不求有晚辈孝顺照料 至少得有个人在我死后把生前追的坑不管是小说漫画还是电影电视烧一份完结版给我
那个人会是谁呢?


这个星期友人F来我家小住了几日
因为她有孕在身 我只是带她在乡下随便走走散散心 爬山下海的旅行计划都取消了
F仍然玩得很起劲 也不怎么忌口 一点也不像娇贵的准妈妈
F和我算是人以群分的典型 连母亲都私下里跟我说她玩心这么大 以后怎么带小孩?
我笑着说母亲杞人忧天 别人的家事不用外人操心
见好友活得自在开心 我当然为她高兴
不过从F身上 我还是看到了两个让我无比恐惧的问题 其杀伤力远远超过分娩时的生理疼痛
让我再一次确定我的人生不会有生儿育女这件事

其一 怀孕是物化女性的极端表现形式
一旦怀孕 无数相关或不相关的人都会以婴儿甚至胚胎的名义企图操控女性
该做/吃/用这个 不该做/吃/用那个 不服从就会立刻被扣上对肚子里的孩子不负责的大帽
母亲被彻底地物化成繁殖机器 所有人性的价值都被忽略 仿佛只剩下繁衍后代的功能
孕育生命这么伟大的事 变得如同被新生命绑架一样可怕
F此次远行除了拜访旧友 也有回避公婆的意思
她直言受够了那些指手画脚
子宫里的新生命既是她的责任 在分娩之前也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她对自己的身体拥有绝对的主权
她决心按自己的方式健康自然地养育这个新生命
在这件事上我没有任何立场说三道四 唯有无声地支持好友

其二 怀孕是弱化女性的极端表现形式
说来也巧 因怀孕而暂停的月经 正好是另一种弱化女性的生理现象
眼见曾经活蹦乱跳的好友因怀孕而无可避免地嗜睡且容易疲劳 我除了多让她休息 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恐惧
这还不算女性在怀孕期间要承担的其他风险 比如流产或难产
为了繁衍后代 女性必须将自己置身于如此脆弱如此危险的境地
反倒落了男权社会的口实 女性天生是弱者/服从者/被支配者
作为弱者 不管强者施予的是保护关爱还是操控奴役甚至是残害杀戮 都只有被动接受的命
我的生存本能告诉我不能为了只有一定机率的保护关爱 而冒着人格或生命的危险主动选择做一个弱者
尤其当受到威胁时 即使精神意识想要反抗 也会因为生理困境而无法反抗
我简直不敢想像那是怎样的炼狱....
这个最核心的性别矛盾 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不是婚姻和家庭能够解决的
无性繁殖/人造子宫/男性生育实现并推广之前 我不会考虑生育后代 哪怕是最完美的幻想对象的精子也不行

这么一周下来 我想我果然还是pro-choice
不管对堕胎有多少疑虑 女性对自己身体的绝对主权就是我的底线
10 May
连给自己的生日贺文都能迟到....我真是够了Orz
2 May
时差还在有点影响 连续两天半夜三点醒过来
反正要恢复晨跑 我也不太在意
今早第一次试穿新的运动套装 原来我真的瘦了! 因为最小号的短裤比一个半月前在纽约买时腰松了起码两指
于是带着这样愉悦的心情开始了向10K的冲刺训练 =V=

难得五月就开始下雨 也许今年野生菌可以更早上市
去菜场买了一大堆时鲜蔬菜 番茄 韭菜 青瓜 白菜 莴苣 青椒 核桃花 黄花菜 花椒尖
而卖肉的摊子几乎没什么人光顾
连续吃两天素 肠胃马上就舒服了 对我而言西餐最大的问题就是蔬菜种类太少而烹饪方法更少

P.S.
五千多张旅行的照片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然后用了一个多月的Mac再转回Windows各种不习惯各种误操作真恼火Orz


Pages: 7/184 First page Previous page 2 3 4 5 6 7 8 9 10 11 Next page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