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Mar
因为不能陪同父母去成都进行签证面试
昨天送他们出门之后 就一个人在家里呆了两天
第一天真是昏天暗日 前夜首次参加SDCC抢票大战的惨败让我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
SDCC做的各种准备几乎全部化为泡影
SOA最终季 最后一场panel 能亲眼见到Jax的最后机会
每一年我都说想去SDCC 今年终于付诸于行动了 结果却因为经验不足才迈出第一步就被打回来
面对更加渺茫的退票和全城爆满的高价酒店
之前那种尽情燃烧三十岁之前最后一个夏天的冲劲瞬间就蔫了

今天一大早传来父母顺利拿到签证的好消息
让我意识到这次因SDCC而起的旅行 最终的重心却是家人
因为我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介意把原本一个人的追星之旅变成一家人的公路旅行 甚至觉得这简直是天意
SDCC是我梦寐以求的目的地 但和家人共享长途旅行 帮父母搞定旅途的大小事宜 让他们玩得开心且放心
比一次SDCC重要多了
当然我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参加SDCC最后一天的SOA panel 冷门也有冷门的好处 不那么受欢迎的周日票正是最好的突破口

也许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家送别父母后的孤单击中了我
这和在每一个我工作过的城市送别来探望我的父母完全不同
哪怕只是短短两天 我一个人也完全能够照料家中的各种杂事 但父母不在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忽然不敢想像过去十年间父母是如何一次次面对我的离去....

P.S.
说不定公路旅行中会遇到一位来自纽卡斯尔的金发碧眼的哈雷骑士 (药不能停!
11 Feb
在SDCC之行仍充满各种变数的时候 果断定下HKIFF的行程让我稍微安心点
虽然又耗费了一整天时间进城折腾 我还是在年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把美国签证的所有材料寄出去了
真是越改越难搞!
以前还会直接把护照寄到家里(自己出钱用又贵又慢的EMS) 现在只能去银行拿
为了祈祷再次以无业游民身份申请签证成功 我还是不骂脏话算了....
话说拍51毫米乘51毫米的签证照片似乎成为我每年唯一的固定的留影机会
想像一下 别人老了之后翻着手机里的各种selfie回忆青春 我老了以后则翻着护照里一张张僵硬的签证照 =V=

从立春开始吹的春风突然变回寒流 晨跑又变得有些困难
一开年就几乎把10K跑进50分钟的喜悦确实应该抛到脑后了
我想新加入跑步金曲列表的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和LET IT GO应该会有帮助!

换版头时本来想用一张SPRING STREET的照片 可惜那张里面没有花 也就没有春天的气息
现在这张其实就在SRPING STREET地铁站口的转角

mid-season的新剧看下来的只有LOOKING(虽然有点无法忍受硬把动画师说成是关卡设计师的bug....
刚听说主创就是前几年名震一时的WEEKEND的导演 就想到搜搜看之前关于WEEKEND的日志
提醒我已经落下无数观影观剧日志了Orz
真的不舍荒废这里 哪怕记录了多少尴尬的黑历史 有时回头看看曾经或无知或偏激的言论 也好有个记录变化的证物

P.S.
春节最快乐的事情除了和小伙伴刷FROZEN 就是温习HOUSE OF CARDS
简直像一部从未看过的新剧! 精彩的台词百刷不厌 (唯一讨厌的是去年查过的生词有些今年又查了一遍 比如valedictorian
ROBIN WRIGHT的脸也因为去年在CHERRY LANE THEATRE的偶遇变得越发美丽生动
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情人节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马拉松第二季!
7 Jan
天气回暖我也心思活络 小寒过后又把跑步改到早晨
其实朝阳和夕阳的身体客观感受差不多 只是迎着朝阳奔跑的精神主观感受好一些....
突然改变作息 又在Nike+的鼓励下挑战了5英里 小腿果断抽筋!
今天妈妈给我做腿部穴位按摩时我叫得比杀猪还惨烈 然后又泡了半个小时的热水脚才有点好转

泡脚时手边除了Kindle 还准备了毛巾和乳霜
脱掉羊毛袜 撩起厚裙子 脚放进热水 一串动作包括舒服地哆嗦都让我仿佛穿越到THE REVISIONIST的舞台
要是再多一把刮腿毛的刀 妥妥地重现Redgrave奶奶的洗脚戏
和老年人呆的时间久了 很难免俗 常常想像自己孤老的光景
也许就会有戏里的场景 去市场买一大包食材 回家美滋滋地泡个脚 和非亲非故的后辈当朋友 聊些无伤大雅的笑话
然后成为"正常人"眼里的异类 区别大概是我不会把十几年不来往的表亲当成宝?
看戏的时候代入的还是年轻的David 才过了不到一年 已经开始代入年老的Maria了

P.S.
正准备和本地的果园商量一次性购买100公斤橙子的折扣价
就顺便研究了一下常用的非工业级冷藏方法 结果搜到一篇UC DAVIS农学院关于储存橙子的公共读物
看完略失望(其实是橙子的保鲜期确实有限....要保水要防腐 冷藏也不是万能的
这次买来只能照旧扔底楼又黑又冷的杂物间了
31 Dec
今天到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外公的病危通知书上签字
当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下病危通知书了 与其说是最后通牒 更像是医院为降低行业风险给病患家属提前打的预防针
年纪大了 毛病多了 冬天冷了 你们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生死在医生口中是那么轻描淡写....
凡是遇到需要签字的东西我都会本能地想找个律师或懂行的人仔细看一下问一下
不过这一次我什么都没说
只是在签名的一瞬间 想起两年前的元旦外公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同时家人第一次收到病危通知书的情形
当时我并不在场也不知情 事后妈妈去香港陪我过年时才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告诉我
我们坐在浅水湾的沙滩上晒太阳 眼前是别人的游艇 背后是别人的豪宅
妈妈就说了一句"生老病死" 然后朝我笑了笑

傍晚久违地出街跑步 这个月创纪录只跑了四天Orz
夕阳还有点温度 可是一停下来被汗水沾湿的衣服就立刻让人冷得发抖
好久不运动腿脚也有点不听使唤 才跑了4英里就气喘吁吁双腿发软
我还是想跑 不停地跑
仿佛需要反复确认生命的活力 用以抵抗每一次面对在自己眼前逐渐死去的亲人时的无助
生命在我扶他们起床喂他们吃饭帮他们倒尿壶之间慢慢消逝
因为明白生命的进程无法逆转他们再也不会完全好起来了 所以连自欺欺人都用不上

朋友说他父母去医院探望罹患癌症的熟人之后 回来感叹生命脆弱随即催他早日结婚生子以延续生命
我哑然失笑 但没有争辩
我从来都知道选择单独终老是怎么回事
不会有人为我签病危通知书 不会有人为我关掉呼吸机提前结束无谓的痛苦或无望的等待 不会有人在我病床前守到最后一刻
现在每一天我都会为能体面地死去努力活着 而不是去做任何违心的事
跑完步来一杯鲜榨果蔬汁 比一纸契约更能让我安心

P.S.
但愿到2014年的最后一天还有这样的机会"无病"呻吟 一个冬天 再一个冬天就好!
29 Dec
连续在年末的SNL和肥伦秀看到JIMMY FALLON和BLOOMBERG市长合作的段子
两个都快要离职的人果然有共同语言
特别是肥伦模仿纽约地铁里永远听不清的人声报站 我差点笑出腹肌
哪怕是这种吐槽都能让我无限怀念大苹果 好的坏的 一切的一切
MTA一直使用人声实时报站而非固定的录音报站其实也能理解
每天不是这里修就是那里挖 不是区间禁行就是卧轨自杀 跑通一条线难免遇到磕磕碰碰 还真必须由列车员根据实际情况报站
另外像S线 每一班在时代广场和中央车站停靠的站台都不一样 也需要列车员现场报站台号
但多数都听不清也是真的 那种扩音器的效果比蝙蝠侠的喉癌音还严重

没去纽约之前 看过一篇列举纽约客必备特质的文章 第一条就是坐地铁时能够刷MetroCard一击必中
当时完全不能理解 以为纽约客的特质应该是些高大上的东西 刷地铁卡算什么?
等到几张周卡用完 终于明白了刷MetroCard一击必中确实是最实用最必须的技能!
特别遇到高峰期进地铁 要是前面有人反复刷来刷去刷不中 后面的人简直要抓狂起来
嘛....不敢说100%的成功率 我现在也能做到十之八九了

P.S.
每天都在这里跟大苹果表白真的好吗?
我的朱砂痣 我的白月光 现在连看到一句New York is always a good idea都会心头一热....

24 Dec
要不是今天打开Chrome看到雪橇的doodle 我都快忘了已经到平安夜了
记得月初大雪时我还拍了一张屋顶午后20摄氏度的温度计表示很热
然而一场初雪过后 紧接着冬至就冷得不寻常
外公和爷爷的病情因为糟糕的天气一下加重了 于是这几天大家差不多都是在医院轮流度过的
半夜时不时传来病逝者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
每一个冬天都是一道坎 每一次守夜都在敲打"好死不如赖活"的信条

早先我还时不时带Air去病房 把上万张旅行的照片拿给外公看 等他睡着就看个片补个剧
而现在医院已经成了我最能安心看书的地方 之前堆积几年的"新书"都是在外公病床边读完的
有了Kindle之后 在有暖气的病房里呆一天也不觉得时间慢
手机总是早早就没电了 我也随之把以前习惯用Pocket推送到手机上的网页文章改用Klip推送到Kindle上阅读
病房里既没有wifi又不用开背光 几乎不用担心耗电的问题

P.S.
临近年关想要找看护简直比登天还难 更不用说认真尽职信得过的好看护
以乡下的医疗护理水平 我可能要去学习一些临终护理的知识和技能
Pages: 4/184 First page Previous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Next page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