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Jun
写标题时先是想到biggest fear 随即发现自己的恐惧远远不止这一个问题
明天又要陪家人去城里的医院了 虽不是初诊 但住院和手术的安排都有很多变数 
更不用说诊疗本身对外行就是如同黑洞般的存在 信谁 信什么 中文搜完搜英文 越看越没底
本来医学就不可能用"宅"的精神考据考据能有什么收获 去了那么多医院 看了那么多医生 久病成良医都是在做梦
这种情况对控制狂来说简直要命 无知并非无畏 对失去生命的恐惧愈发恼人

唯一乐观的想法 大概就是更有动力督促自己尽可能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
独孤终老已经够喝一壶了 还要一个人经受病痛.....Olive Kitteridge中各种面对死亡的情节在脑内循环停不下来
而无法分担或减轻家人的病痛更是一等一的折磨

P.S.
在医院错过了西决第一场 今次估计又要错过总决
不过只要Klay能完全恢复健健康康地上场比赛 我就不会有任何遗憾
记得清早在门诊排队时 身边被各型各色的病人和家属包围着 氛围无比阴郁
我却被比赛直播传来的好消息不合时宜地逗笑 赶紧捂住嘴巴压低声音 
这份escape太宝贵 给我勇气去接MRI自动打印机里吐出来的影片 帮我接受最乐观和最悲观两种结果
17 Feb
因为决定兵分两路过年 今天是我拿驾照以来第一次走路而非开车出门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 毕竟常常都会上路跑步
从将近30年的行人视角到两个半月的司机视角 再转换到一天的行人视角 还蛮有趣的

第一个被证明错误的观念是: 开车之后会意识到行人有多无理有多讨厌
相反我好几次因为在绿灯亮时等行人走完斑马线遭遇身后的司机狂按喇叭
倒不是说没遇到过违反交规的行人 而是因为违反交规的司机和车辆比违反交规的行人多一百倍 违规行为严重一万倍
相比起来行人造成的道路危险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我几乎没有因为行人生过什么气 并时刻谨记于理于法机动车都应当礼让行人

第二个被证明错误的观念是: 不是中国司机素质低 是中国的大环境如此 近墨者黑 时间长了不可能不违规
这点可能对大多数人都适用 包括一些亲友
酒驾 安全带扣 市区飚车 右道超车 实线超车 实线变道 单行道逆行 路口抢道超车 起步不打转向灯 非机动车道右转弯
儿童安全座椅更是百里挑一的稀罕 在路上目睹的违规行为说是罄竹难书一点也不夸张 (因为我还没上高速)
每天开车我都会对遇到的第一辆正确并道正确打转向灯正确转弯的车默默地说一声"一路平安"
因为它们值得 可惜它们的司机听不到
所谓近墨者黑的根源在于法律和制度 遵纪守法的行为没有受到肯定和鼓励 相反违规违法的行为严重缺乏警戒和惩罚
久而久之司机都是巴普洛夫的狗 "素质"无法形成约束 "道德"不是灵丹妙药 作恶没有后果才是条件反射
我自己呢? 要不要担心自己能这样"假正经"多久? 是不是再跑几千里也会变成老油条?
这种时候就会庆幸自己类似Olive Kitteridge的死脑筋 对就是对 错就是错 虚伪就是虚伪
也不是因为逆反心理之类的狗屁 我遵守交规只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righteous就righteous吧 至少不要家人被我连累 为我的错误埋单或收尸

第三个被证明错误的观念是: 女司机....算了 这个话题起了头就没完 两句话: 对事不对人 反抗性别歧视到底!

当然也有一个被证明无比正确的观念 千万小心摩托车 千万再千万小心电瓶车
除了有一次在山路急转弯与货车会车时距离略近 迄今为止开车经历的所有"危险"几乎都来自摩托车和电瓶车
抢占机动车道或不使用转向灯都是小事 最恼火还是各种违规超车
亲眼所见一个父亲骑摩托车一前一后带着两个小朋友 后面的用背带 前面的居然松出一只手抱着 人命很好玩?
还有一个骑电瓶车母亲为儿子自制了一个皮筋安全带 可谁都没戴头盔 出车祸时小朋友的额头被撞得鲜血直流
反正不守交规的大货车/摩托车/电瓶车一生黑名单无需解释 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你保命我保命大家都保命

家人有提醒我不要得路怒症 然而此rage非彼rage
我从学车开始突然开窍喜欢上开车 哪怕堵车只要听听音乐就好了
适当的愤怒能让我保持高度警惕 不单单是在路上
30 Jan
早上第一次开车去扩建的公园跑步 Klay入选全明星的消息简直能让我上窜下跳跑十里
八点钟的太阳刚刚好 蓝天映衬着湖水 一排平时看起来土豪风的棕榈树突然有了洛杉矶的感觉
还有一月间同样能飙到28度的气温 同一套健身装备可以从夏天穿到冬天
就像妈妈开的玩笑 我家乡下跟洛杉矶的区别就是少了一个太平洋 哈哈哈
总之伴着朝阳清风湖光山色以及耳边的Time To Dance/Suffering You, Suffering Me跑步棒极了!
RTD的系列新剧黄瓜香蕉豆腐虽然暂时不咋滴 至少在选曲上保持了QAF的水准
一听就想跑起来!

说实话 半年前在580上路过甲骨文中心时 我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懒散的球迷
甚至没有去买球衣球鞋 尽管去年也为GSW季后赛第一轮的失利扼腕痛惜过....
一直对Klay都有好感 但真没想过在SOA之后会喜欢一个音同Clay的家伙 好在汤爸爸有先见之明把C改成K
这赛季看到他的蜕变成长实在很幸运 看看球做做gif就开心得不得了
拜Splash Brothers所赐 我最不喜欢的冬天的纽约现在也充满了无穷的魅力
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句俗到不能更俗的歌词: If I can make it t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
让二月的曼哈顿下起最美的三分雨吧! (三分球大赛是不是在巴克莱中心?

P.S.
我真的有好心提醒GSW的官汤不要fo我! 因为我不止发篮球相关还有很多诸如Charlie的屁屁之类的gif
GSW的官汤还是义无反顾地fo我 好几次还成为我的biggest fan 囧rz
7 Dec
12月2日终于拿到了驾照
如果当天就写日志肯定是一堆对驾校培训的牢骚和抱怨
教练啊费用啊都还好 就是一车的烟鬼和拥挤的考试排期很恼火 一个月能搞定的事硬是拖了三个月
其实学车本身毫无压力 场考路考都是满分通过 完全不像之前各路友人说的那么鬼畜
虽然快三十岁才拿到驾照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能自由上路还是挺激动的

好在不管是吐槽还是兴奋的劲头都很快过去了
这几天长长短短跑了一百里 再加上去路考场地来回的两百里
学完手动挡来开自动挡简直是小菜一碟 唯一的毛病就是开了三个月捷达一下子还不太适应SUV的车宽 进家门都要小心翼翼
本来想说在咱这山沟沟里山路险路一上手就跑得溜 比起在美国广袤大农村更练车技
而城区路窄车多而且人多(!!!)买个菜都能练车技
转念一想也不全对
二十年驾龄的父亲刚到LA第一天在405上开得也有点虚 六车道几乎同时飙到60英里的车流简直是噩梦
所以等第一年实习期过后 高速公路会是驾校教不了的一大考验
前路漫漫 安全第一

因为不会开车只能打的导致在LA的最后一天错过了Charlie让我下定决心学车
现在学会了 最快乐也最实际的是早晨可以开车去农户家买新鲜的羊奶给妈妈做早饭
第一支车载金曲非INTERSTELLARCornfield Chase莫属! 曲子一响起仿佛真的天地任我行
当然也为父亲备了一整U盘的红歌Orz

P.S.
早先考虑过要不要一起考个摩托车的D照 仔细掂量我这辈子遇到哈雷骑士和成为哈雷骑士的几率都很渺茫
罢了罢了....
20 Nov
十几岁的时候听这种歌根本没什么感觉
昨天刚刚转晴 冬天的阳光暖得整个人都快融化了
午后母亲从医院回来 又带了一个死讯
还是跟外公同病房的病友 上周降温就回家了几日 结果意外摔倒 昨天一大早送医院就没救过来....
大概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 所以说起来只是别人的家事般轻描淡写
之前经常去医院守护外公 跟对方也算认识
很健谈 聊起年轻时在洋人办的学堂念英文和法文的经历 还时不时跟我来两句
最大的爱好就是跟外公"攀比"谁家的孙辈更有出息更有孝心 我自然免不了成为讨论的一部分
不喜欢也不讨厌 都是老人家了 人生的乐趣已经被局限到只剩病床周围不到十米的范围内
去年还只是每天早上去领领药吸吸氧 中午不到就有看护接回家
今年就和外公一样变成以病房为家了

一个月前外公曾转院去城里的三甲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治疗
因为去的匆忙 整个过程十分不顺 事先我并不知情 中途才赶去救场 少不了找熟人托关系的老套
总之是搞得病人和家属都身心俱疲
检查结果并不乐观
医生调整了处方 也给了一些有利于缓解并发症的建议 比如少打针使用替代药物等等 在保守治疗的基础上尽量减少病人的痛楚
我想这些总是好的 所以回来之后想让外公改一改延续多年的治疗
长期住院挂吊瓶对慢性病病人的的精神和身体都是很大的考验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对于我们这样没有请专业看护的病人家庭 谁都不可能抛下生活的一切全天候守护病人
久病床前无孝子是真真切切的
我就提出停掉类似安慰剂的针水让外公回家休养的想法 没想到完全不被接受
父亲劝我不要太坚持 就怕万一出了什么事 哪怕不是直接责任也会把我压垮
我大发脾气 可能有一部分是在三甲医院折腾受气的脾气
后来想通了 父亲当然是为了我好
但我没办法再去面对24x7被困在冷冰冰的病房里什么都不能做的外公
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受苦却无动于衷 我做不到 觉得在物质并不缺乏的情况下总有些事是可以去做去改善的
与其插着各种管子在医院等死 不如回家散散步晒晒太阳吃点好吃的睡在熟悉温暖的床上
可我又不能违背病人本身的意愿
外公的意思大约是在医院等死是最省事最安稳的办法 同时拒绝了一切看护 只由舅舅照顾起居

然后 我就再也没去医院了
然后 昨天就听说了同病房病友的噩耗
然后 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八十多岁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 五十多岁的父母 快三十岁的我
也许都做好接受死亡的心理准备了 但没一个人真正知道在死亡即将来临之前如何尽可能维持生命的质量
我以为死亡是一个瞬间 其实死亡是一个过程
4 Oct
我刚到LA时买了一双Saucony的跑鞋 整个公路旅行基本都靠它走下来
妈妈也喜欢上了 结果在Saucony官网下单后被告之缺货 Saucony这种小众品牌又没有专卖店 拖到回国也没买到
所以一看到亚马逊(US)向中国用户推出鞋类全球免邮的活动 我就开始教妈妈海淘

以往在亚马逊买过那么多东西 想来想去这居然是第一次直邮内地
综合考虑了折扣/消费税/转运风险等等因素
再深究关税的话 鞋类因为质地大小不同税率也不一样 比如普通皮鞋是10% 运动鞋是15% 然后全部要加17%的增值税
所以我觉得亚马逊一次性预收约15%的行邮税并承担所有通关手续 合情合理甚至业界良心
接下来就是为免邮凑单 给妈妈推荐了几个比较舒适的品牌 很快就看中了一双Clarks
尺码本是网购鞋类的一大障碍 好在我已经给妈妈买过几双美式尺码的鞋子 大小宽窄都没问题就放心下单了
于是开始了长达35天(含休息日)的等待....整个过程包括:

美国 - 上海: 20天 (UPS) 速度和邮政明信片差不多 免邮走那么慢也可以接受
上海 - 通关: 12天 由亚马逊在国内合作的外贸公司邮件联系我 核对中文地址和联系电话
通关 - 昆明: 03天 (顺丰) 由亚马逊在国内合作的物流公司电话联系我 核对发货

PROs
1) 亚马逊自营商品的信誉毋庸置疑 无需担心货品质量
2) 美国的价格 美国的折扣 专治各种在国内假装高大上的"名牌"
3) 美式鞋码都有宽窄之分 一次挑准之后买到的鞋子更合脚

CONs
1) 超过一个月的运输时间 只能买非急用的打折品
2) 书籍影音游戏等等仍是我不敢尝试的通关危险区
3) 免邮的商品种类偏少 150刀的门槛略高

理论上讲妈妈这次海淘走的就是亚马逊依托上海自贸区实现对内地直邮的通道
唯一的想像空间就是通关速度 直邮大面积推广之后 如果能把通关速度压缩到三五天就好了
从亚马逊肯塔基州的仓库到我家门口 这之间相隔的不仅是世界上最宽的海洋 还有最南辕北辙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我曾经从亚马逊(UK)买东西用最便宜的Royal Mail五天就寄达香港
曾经的殖民地不值得羡慕 便捷的自由港才是消费者的福音

P.S.
其实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看到妈妈穿上心仪的新鞋时满意的笑容 =V=


Pages: 2/184 First page Previous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Next page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