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Life
2 Mar
跑完等了两天身体完全恢复才来写赛后总结
第一次参加公路半马没能跑进理想的两小时 勉强达到预期的10 min/mil配速 算是平平淡淡无事终了吧
倒是02:11:03这么烂的成绩能排到女子组第170名吓到我了
按照官方公布的数字 半马和12公里两项合计有37%的报名者为女性
就算按30%算吧 也有超过2000名女选手参加了半马
跑到15公里之后明显感觉身边女选手越来越少 我也很难再超越前面的选手
总体感觉就是茫茫多其它选手在我之前撞线 所以女子组第170名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业余跑马本来就不是为了追求排名 要比也是跟自己以往的成绩比
明年的目标是跑进两小时!

WHAT WENT RIGHT
1.
探路试跑非常有用 特别是临近终点最后的三四公里
因为事先跑过 对路况和体能分配比较有谱 比赛中跑到海埂公园码头时 我已经相当疲惫了
这时路边里程牌上的数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需要身体记忆来给大脑一种更可靠的信号: 剩下多少路程 要多少力气多少时间才能跑下来
2.
天气远超预期 之前一周在曼谷Lumphini公园挥汗如雨时 就担心天气预报里阴晴不定的昆明
从炎热潮湿的热带一下子回到寒冷干燥的地方 哪怕组委会临时把开跑时间定在早上10点 也还是冷啊
万幸天空在比赛当天突然放晴 在检录和等待开跑时冻僵的双手分分钟就开始出汗
蓝天白云配上滇池西山的景色 也算是在赛程最后给选手多一点动力跑向终点
3.
坚持配速 从官方成绩和自己app统计的成绩都看得出我这次的配速还算比较稳定
除了最后三四公里 我基本都是按配速在跑
最后一次暂停喝水时明显感觉体力下降得厉害 在心脏没有异常的情况下 咬牙坚持 绝对不能停下来用走的
因为能感觉到一旦停下脚步休息一下 很可能就再也跑不起来了

WHAT WENT WRONG
1.
体力! 体力! 体力!
老大难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最后三四公里几乎是靠意志坚持下来了
跑完虽然也没有倒地或者走不动那么夸张 但是疲劳感还是很明显
经过些许拉伸和缓慢步行一公里 之后还是出现了两天大腿肌肉酸疼的症状
甚至比上次越野半马还严重 可见仍需要锻炼肌肉以应付更高强度的运动
2.
对赛道的细节掌握不够
公布大致的路程之后 我看大方向上是超西南跑 就没在意其它问题
结果实际赛道有一段折返路线是朝东跑 上午11点太阳挂得老高 直晒得人眼花
我就缺了一顶遮阳帽

别的嘛.....不管沿途加油的人群多么热情 跑步始终是一项孤独而安静的运动
绝大多数时候 除了耳机里的音乐 我能听到的声音只有无数参赛者的跑鞋和柏油路面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这是我第一次在成百上千的人群中感受到寂静的力量 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吵闹
只有不断向前的脚步声 促使自己也不停迈步 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
共同参赛的小伙伴们早的早晚的晚 大家也都是各跑各的 不需要过多的陪伴
所有热爱跑步的人应该也都会享受到这种孤独和安静
18 Feb
上次更新日志时还在纠结两个活动撞期怎么办
一转眼明天就要启程去曼谷了 为首次公路半马计划的训练也完成了

其实这两个月也没怎么突击加量 特别是春节前意外摔倒受伤 屁股疼得要死
打个喷嚏都能疼得哇哇叫 开车更是痛不欲生
养伤期间这个心急如焚啊 好在只是硬伤 肌肉软组织基本无碍 咬咬牙扛下来
这段时间每次拿热水袋靠近后腰和屁股 就是最幸福最美妙的时刻
恢复训练只能慢慢来 从三英里到五英里到十英里 保证拉伸 保证休养
每天不管跑与不跑 都坚持做身体状况的记录:
很痛 痛 有点痛 跑的时候痛 跑完才痛 跑完第二天痛 隐约还有点痛 似乎不痛 完全不痛
完全遵循身体的信号 反复提醒自己切莫冒失

周末开车去兜了一圈比赛路线 然后把车停在海埂公园开始实地试跑
赶一大早 可海鸥和游客一点都不少 好在阳光明媚 就是担心比赛那天估计要下雨
作为比赛最后一段的海埂大坝上铺的是类似人行道的地砖 并不适合跑步 不过也就一英里多点而已
前天又开车去河谷畔的乡道跑了一次十英里 河谷相对平坦 但有不小的横风
跑是跑下来了 身体也无异样 休息了大概五分钟就和平常一样开车回家
不过后两英里明显没有中段那么轻松 所以比赛最后的三英里 要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会像上次越野一样吃力

现在的问题是过年时家人得知我报名了半马后 纷纷表示要去围观
压力谈不上 我担心的是第一次在市中心封路举办上万人的马拉松 秩序难以维持(?)
不管起点金马坊还是终点海埂会堂周围都很难解决停车入厕等等实际的问题
一万多参赛者 保守估计再加上一万多参赛者的亲朋好友 如果再加上天公不作美....
总之希望一切顺利吧

P.S.
后天早晨准备去Lumphini Park跑两圈试试 毕竟号称曼谷中央公园
28 Dec
第一次跑越野半马过后两天才敢来写总结
因为很多东西都是未知的 身体反应又是时刻变化的
目前来看这次"意外"的半马已经平顺地完成了 昨天大腿肌肉酸痛的症状已明显好转
鉴于遭遇雨天且90%里程都是高低不平的山路泥沟河滩沙地 02:27:14的成绩也是可以接受的
况且我所在的团队还在将近200个团队中取得了第七名的佳绩 大家拿到奖金可以痛快地庆祝一番

WHAT WENT RIGHT

1) 对身体状况的预估基本准确
这次越野半马之前我最多只跑过10英里不到 探路之后是抱着路况艰难跑不动就走下来的心态去参赛的
结果比赛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除了少量陡峭的上下坡和最后1英里 我几乎都是用跑的
全程充当团队的前哨 身兼探路和引领的任务
没有发生抽筋虚汗心脏过载等危险情况 三年的累积保证了我能够承受半马的强度
长跑切忌激进冒险 但总归要迈出第一步 今次就是我在评估了自己身体状况后的第一次成功尝试
对于提前到二月底的昆明半马也有了切实的信心

2) 饮食安排合理
相比一般人进食两小时之后就可以进行运动 我是属于进食四小时后仍会有饱腹感一跑就想吐的奇怪体质
所以我基本没法夜跑 平时多半都是晨跑 冷天在傍晚5点至7点之间择机运动
今次对于饮食我特别在意 8点开枪的比赛 5点50分起床 6点准时喝下约200ml牛奶拌30g麦片
比赛期间一切正常 既无饱腹感亦无饥饿感
不过饥饿感在跑完之后立刻袭来 迅速吞下一块巧克力 然后回到车上吃掉1/4个馒头及一根香蕉
本来想要准备鳄梨酱拌酸奶 感觉热量够了但转化速度不够

3) 兼顾团队与个体
与其它四名小伙伴组成团队之后 领队热心地帮大家订制了荧光色的队服 在越野比赛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无论是领跑时转身查看队友们的位置还是队友们跟随我的路径 我们的队服在山野河谷中都非常醒目
不过绝大多数时候仍然是我所钟情的一人世界 耳边是风声和音乐 天地宽广任我行
跑步始终是一个人的运动 我倒不喜欢说孤独什么的 集体运动有集体运动的魅力 一个人跑在路上也有独享的快乐

4) 天气不似预期胜似预期
比赛前两个月本地几乎没有降水 结果凌晨开始下小雨 十二月底的天气突然湿冷了不少
结果雨过天半晴 一路上经过河谷边少了沙土飞扬也没有高原烈日爆皮
身体热起来之后反而觉得空气清新神清气爽

WHAT WENT WRONG

1) 跑鞋与路况未能百分百匹配
勘察过路况之后有考虑过要不要换越野鞋 但是我仅有一双防水防滑但非常沉重的登山鞋
只好将就一双破旧的Ride 7就这么上路了
小雨后在山野和河谷中比赛难免泥泞 时不时还要趟过小溪浅滩
Ride 7进水进沙进石子 一度变得沉重不堪 我不得不停下来除去附着在鞋底的泥沙 最后两只脚都磨起了水泡
显然我对越野比赛的准备还不够 而且河滩上乱石密布 我又舍不得停下来 没崴脚简直是奇迹
现在算是有点后怕吧....

2) 体力还需要更更更更更好
回程跑到只剩最后不到1英里时我就几乎跑不动了 小腿明显酸胀无力
冲刺时要不是看到另一队选手从环湖路线的另一侧远远追赶上来 我简直想要走到终点算了
显然当时我的体力已经严重下降 心有不甘还是听从了身体的信号
即使没到双腿发软无法站立的程度 但更好的体力才有机会冲击公路半马两小时的目标
就是担心短期内天气都挺冷的难(懒)以(得)开展更高强度的训练

P.S.
如果Namin fanmeet和昆明半马真的一前一后撞车我就可以滚蛋了Orz
15 Sep
昨天傍晚跑步回来发现Nike+出了bug
才70多分钟的路程就直接解锁了半马成就 时间约为1小时47分钟
要知道有一个身体素质比我强很多的男性朋友今年参加昆明半马的成绩就差不多是这样
而我自身现在还没有突破一个半小时的节点 就算能以9min/mil跑下来 起码也要2小时
什么时候能达到半马1小时40分钟的水平真要去烧高香了....

说起来开始练半马是有点突然
朋友来约我报名今年昆明半马时我还在懒洋洋地跑着一周三次40min
另外吐槽下昆明半马的路线设计简直是渣中之渣 最美最能体现城市魅力的路段百分百成功避开
朋友去了 我自然是去不了 总归是心痒痒的
就慢慢开始加量 两个月从40min加到70min 还算顺利 毕竟也跑了三年 有心肺功能和肌肉储备的底子
偶尔有膝盖周围的软组织轻微不适 保证拉伸和适当休息也能恢复
路线上相熟小店的老板也习惯了帮我看管水瓶 浑身湿透像头莽撞的动物一样冲进去喝水的情形也见怪不怪了

有一个目标是好的 不过加着加着 13.1mil就只剩一个数字了
我想跑半马 但每次驱使我换上跑鞋的动力并不是实现半马的满足感
而是经过调整呼吸和克服肌肉酸胀的前25分钟 过度到均匀发力的中25分钟
最后进入身心平和自如浑身是劲的后25分钟 简直可以就这么跑到天荒地老世界尽头的那种奇妙且独一无二的境地
每次几乎都会跑到停不下来 因为那种感觉太令人沉迷了
要不是考虑到循序渐进和肌肉耐受 (我没有吃蛋白粉....) 我可能早就把量加上去了

现在最大的困扰是乡下没有特别合适半马路线 别说13.1mil 才跑到6mil来回重复的路线就无聊死了
我开车在附近的乡道考察了几天 也没找到更好的路线 至于平直的国道省道出于安全是不可能跑的
想起去年夏天北加州的六月湖 计划外多呆了一天 也难得有机会起来晨跑
七月的早晨高海拔地区还有点清冷 环着三个湖在茂密的杉树林间跑了一圈 真是妙哉!
为了在最美的路上跑步而去旅行果然是有道理的!
9 Aug
看完最后一期囧叔主持的THE DAILY SHOW 出人意料的平静
大概是眼泪已经提前献给直播时断断续续的片段和汤上的无数动图了
倒是想起一件事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才说得出来
早先写过参加节目现场录制的简短攻略 便有人来询问更多相关问题
我那个热情呀 总以为是网络的力量 在光纤的海洋中把志趣相投的大脑连接起来
说不上帮了多大的忙 自以为是地将心比心 总之为别人高兴自己也高兴
结果呢?
晒晒照片炫耀经历很正常 谁想到又是偷拍又是盗录还引以为荣
我简直引狼入室差点成了带路党!
所以今次听到囧叔最后的那句忠告 跟我一直提醒自己的话非常类似: The best defense against bullshit is vigilance.
恨不得点头把颈椎都点断了
满世界的狗屎狗屁 真相永远需要不断地求索

还是那句话 所谓志趣相投不是指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就一定谈得来处得来
决定人与人相性度的前提条件: 教育 三观 审美
远远胜过兴趣爱好本身 基本上在喜欢上某人或某事之前早就决定好了
所以是心先有灵犀 至于具体通过某人或某事实现一点通 则有无限种随机的可能
喜好南辕北辙的可能你中有我 看似志趣相投的可能你死我活
不要随便贴标签 更不要随便下结论 既要心胸开阔 又要保持警惕

谢谢囧叔 我会永远记得在地狱厨房度过的那个下午 记得你给的良言金句
人生没有错过你真是太好了! (但错过2016选战报道真的好吗?
22 Jun
因为几个早晨都下大雨 憋了几天就在傍晚六点出去跑步了
没有阳光直射 但隔着云层能感觉到太阳还在半天高 气温保持在三十度偏上
事先喝了水 也有遵照夏天锻炼的法则 跑时间不跑距离 跑节奏不跑速度
没想到40分钟的常规路线下来居然有轻微脱水的症状 把自己吓了一跳!

全身湿透 穿什么速干衣都没用 汗水滑过肘窝和膝窝的感觉特别明显
照镜子时跟赛后采访的NBA球员似的 每一寸皮肤都泛着水光 亏我平时还觉得这样很运动美....
心跳也难得突破了理想值155 (180-年龄+长期运动5加分) 
平时跑完10~15分钟左右就能恢复 今次愣是过了半个小时还有点头重脚轻
以前我的概念是夏天一小时以内的运动量不必在中途补水 运动完一次性再补 
今天回来又查了一些资料 当气温和湿度到达一定指时 最好还是20分钟补一次水
鉴于国内的跑步径基本没有公共饮水点 现实可行的办法是在沿途相熟的小店备一瓶水
但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跑步时有饱腹感 曾经有一次夜跑 离晚饭已经过去3个小时还是差点跑到吐

当然也享受了酣畅淋漓的运动后喝一大杯柠檬水的畅快感
夏天的饮水量应该都超过了常规算法 (体重的磅数除以2的盎司数)
但因为脱水 整个人都没啥食欲 晚饭只好用酸奶黄瓜无花果和一叠盐水毛豆打发
睡觉时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太晚加餐又不好 就这样睡过去了
总体来说这样的循环还是不太好 最好还是恢复晨跑吧
Pages: 1/184 First page 1 2 3 4 5 6 7 8 9 10 Next page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